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闽南民间文学展播|漳州尫相打(第三回)/猫仔粥的传说/闽南童谣

美丽漳州2020-07-10 13:53:32

请点击标题下面蓝色小字【美丽漳州】,加关注。


沈柔坚 题



 卷首语

 

《金盏》是由原漳州市文联民间文艺研究会筹备组受命创办原《水仙花》文艺杂志民间文学附刊,创刊号于19823月出版。共出版16期,发表了120多位作者的二十多万字的作品,后因故停刊。为繁荣闽南民间文学,现将当年《金盏》刊登的作品进行回顾性展播,同时推出新人新作,请继续关注。



闽南民间文学展播第十七期 

                     2016年11月日

 

东岳庙阎罗天子及文武判官  郑德鸿 拍摄


              漳州尫打架新编


                                 曾启川 林振旅  收集

                                 卢奕醒 林渊海  整理

 

东桥亭  郑德鸿  2009年拍摄


 

 第三回 

大道公无故被打  两大将出庙闹亊

 

话说正月十四日漳州文庙学堂开学,七十二位文人全部到齐,孔圣人叫来书僮魁生交代说:“把书房整理好,桌上放着七个铜钱你拿去买晚餐饭莱。”魁生本想启口说:“多几十个头嘴也照样七个钱饭菜钱,伙食办不好人家有意见。”但怕主公见怪,不敢说,只轻声应了声“是”。孔圣人步出书房,便摇铃把学生集中到学堂内,编班组,定坐位,发课程表,宣讲学堂规则和学生纪律。

魁生整理好书房,拿起七个铜钱,背了一个布袋子,就走出文庙,往市场方向走,边走边哼,把自编的顺口溜哼出来:“我主公呀我主公,做圣人呀欠灵通,少人只用七个钱,人多也用七个钱,市场一样价,煮菜无几箸,煮汤无滋味,学生意见满尽是,本人无法交车钱。”走到东桥亭佛祖庙,发现亭边放着两个大瓷缸,就好奇地近前一看,一只缸内放着金黄色的小鲤鱼,另一只缸内放着五花十色的小金鱼。他就站在缸前很认真地欣赏起鲤鱼来,还触景生情地展开丰富的想象:“鱼呀鱼呀,你们全身都是文章。”于是便即兴吟起咏鱼诗来:“鱼头是思念,鱼尾是问候,鱼唇是手环,鱼鳞是银圆,鱼皮是衣裳,鱼鳃是呼唤,鱼肚是拖磨,鱼肠是牵挂,鱼胆是苦恋,鱼眼是望穿秋水,鱼肝是心甘情愿,鱼骨是刻骨铭心,鱼尾是情人再见,下海任你游,入缸进牢笼。”念完诗,他移步看金鱼,觉得好玩,越看越有滋味,索性弯下腰靠在缸边,左脚翘起向天,右手拿着七个铜钱托着下腭,左手从一衣袋里拿出一支笔,用笔下水点金鱼,玩起金鱼跳龙门来:这尾狮头黄,这尾灯笼红,这尾珍珠白,这尾凸目黑,这尾龙头凤尾。正玩得高兴,突然翘起的脚被人高高拉起, 整个身又被往缸中一送,弄得浑身湿漉漉的,又被拉起,重重的往地上一摔。原来是哼哈二将路过,见他注神看得入迷,开个玩笑, 对他拳打脚踢,把他摔得两眼冒出金星,头晕目眩。魁生本能地挣扎着翻将起来,举起左右手,挥拳出手便要开打,不料手中的七个铜线撒出去,便“嗡嗡”响地飞往府衙后面的低洼地,冲出七个窟窿还冒出水来(后人将其修成七星池,成为漳州又一古迹)。而那支笔被打飞了,“嗖”地一声飞往塔口庵,掉落在庵前的一口古井内(以后这里也被修成漳州古迹)。

 

中山公园七星池  郑德鸿 拍摄


 

魁生被哼大将拳打脚踢,脚骨不幸被踢断了, 他大嚷大叫:“无冤无仇,为什么打我?救人呀,救人!”正好下营的石头公要到南门土地庙去找土地公吃茶走棋,路过此地,听见嚷声,停步一看,见有人被打,便大喝一声:“青天白日打人,打出人命要吃官司的,不能打,有什么事到衙门去说。”东桥亭佛祖也听见嚷声,出亭门探头看见已有人出面抱不平,劫数难逃,就又退回亭内去了。哼大将见有人挺身而出,怕被发现,叫声:“老弟,有人来了,快走!”急忙拉起哈二将撒腿就跑。

 

东桥亭观音  郑德鸿 拍摄


 

话说哼哈两将煎好药送去给大道公喝后,就偷偷地溜出渔头庙。哼大将说:“主公也不说清漳州城东西南北门的哪个门,我们要往哪里找?”哈二将说:“四城门都要找!主公先说东,我们就先从东边找起。”哼哈二将就往东门走,边走还边念着要找的打人凶手的特征:“青面獠牙草蚂腿”。来到东门街,只见二层楼房南北分开,整齐排列。北边有酒楼、客栈、茶馆,上边都挂着招商用的布幌子;酒楼内面,喝酒猜拳,杯盏碰撞,吆喝叫卖,人声喧哗。南边有杂货店、药材行、麻织作行,行人穿梭不断,熙熙攘攘。哼哈二将东瞧瞧,西看看,遇到长相怪异或行走不正常的,都停下脚步堵住去路仔细察看,弄得人家十分尴尬。行人看他两人都身高丈余,面目狰狞,披头散发,身穿灰衣裳,腰束黄巾,长得一模一样,像是孪生兄弟,疯不像疯,傻不像傻,都围过来,看得哈哈大笑。可哼哈二将并不害臊,照样我行我素,仰首阔步走出东门。

在接官亭,他们看见一间糊纸尫店,店内摆着一身糊好的开路神。哼哈二将冲进去,围着,转着,仔细检查察看,店主吓得浑身悉悉发抖,店内的客人也全都走光了。哈二将说:“青面獠牙草蚂腿,是他吗?”哼大将摇摇头说:“腿不像!”哼哈两将这才嘻嘻哈哈走出店门。

 

东岳庙  郑德鸿 拍摄


 

他们继续来到岳庙,看到有好多男男女女的信众,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他们也随着人流走入庙中。岳庙是阎王庙, 有前后二殿, 前殿右边是替身爷, 左边是包公, 中间是泰广王。善男信女有的在求作替身,有的跪地磕头,有的在赌咒哭诉,有的在祈求许愿,有的在烧纸串。两个道士坐在庙门边卖烧香用的烛纸。走进二殿要过一条二丈长的石拱桥,叫“奈何桥”,桥下是青青蓝蓝的水。殿门前有一对黄底红字的对联:“阳世奸雄伤天害理皆由你,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横匾是“善恶分明”四个大字。殿内烟雾缭绕,阴阴森森,星光点点,空无一人。殿厅正中坐着阎罗王,左右两边站着文武判官,下面是牛头马面、丧门吊客大小鬼,个个面目狰狞可畏。面前八仙桌上一个香炉插满已点燃的香,炉边放着四盏闪闪发光的油灯。

 

东岳庙里的牛头  郑德鸿 拍摄


 

东岳庙里的马面  郑德鸿 拍摄


 

哼哈两大将看过头殿,才过桥进入二殿。分头对殿中之物这个瞧瞧、那个看看。看见手拿着的托头叉的大鬼身高一丈多,膀阔三停,红眉毛、红眼睛,面似瓦灰,披头散发,一身是毛,长相十分难看;而小鬼手持狼牙棒,腰系铁练,两道红眉下眼露凶光,满头红发,散乱不堪,浑身青泥颜色,袒胸露腹,只围着虎皮战裙。

哼哈两将全殿绕了一周看了一遍,没有找到凶手。哈二将哈哈地说:“老大,青面獠牙这里真有一窝。”哼大将说:“主公说,打他的只有两个,我们不可莽撞,胡子眉毛一把抓,要仔细辨认!”于是两人再分头从头一一看起,任何细节都不放过。

来到武判官面前,哈二将一再左右端详。青面獠牙高个子,越看越和心目中的凶狠打手一个样,他顿时火从心中起,恶从胆中生,也不与哼大将商量,就手指判官,一口咬定:“就是你打我主公,我要让你知道我们的厉害!”说着抡拳就打,一拳打在武判官的左胳膊上,只听见“哗啦啦”一声响,武判官的左胳膊不堪一击,不是抬手挥拳迎头打来,而是瞬间粉碎掉落满地。哈二将不禁一愣,不知如何是好?哼大将听见“哗啦啦”的响声,便高声问:“老弟,出了什么事?”哈二将吱吱唔唔地回答道:“老大,我打断武判官的一条胳膊。”

哼大将立即赶过来,走近一看,说:“老二,你这人铁青面,红嘴须,就是性急。你也不认真看看,打错人了,这下可不得了啦,要打官司,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快溜!”说着,拉起哈二将的手,就快步走出了岳庙。武判官这天因为钟馗捉到了一个冤枉鬼,他去参加研究该怎么办?不在庙内,要不天廷与地狱之间将有一场官司或一场大战好打。

 

东岳庙武判官  郑德鸿 拍摄


 

东岳庙文判官  郑德鸿 拍摄


 

两个道士看见哼哈二将慌慌张张地跨出庙门拔腿就走,顿起疑心。甲道士说:“这两个怪模怪样的人走进后殿不知道干什么?而且出来就走, 形迹十分可疑, 让我们进去看看。”两个道士走进后殿,看见武判官座前都是泥巴土块而左胳膊却不翼而飞,马上拿来扫把和水,把泥块扫在一起敲碎,和水搅拌起来,再把武判官的左胳膊重新塑好。他们整整忙了一天,累得腰酸背痛,只好自认倒霉了事。

哼哈二将出了庙门,怕人追赶,就不敢按原路返回,而是不管东南西北,一路猛跑,直到拐弯跑到柑仔市,已经累得浑身是汗,上气接不上下气。哈二将央求说:“老大,受不了啦,歇歇再走。”哼大将说:“好!”两将就近找了一条石板,才一起坐下来歇息。

柑仔市是专设的柑桔市场,专卖漳州远近闻名的贡品芦柑和其他地方特产。因芦柑的生产旺季已过,就作为其他水果的销售集散地,有的卖绿皮甘蔗,有的卖凤梨、枇杷等等,不一而足。还有一间饭店,有小贩在旁边叫卖烤饼和番薯烧。

哼哈二将坐在柑桔市场的一个角落。哈二将说:“老大,我打掉那个人的一条胳膊,你不能对主公讲呀!”哼大将哼哼哈哈地说:“我怎么能说呢?哼不离哈,哈不离哼,咱们是形影不离的好兄弟!”哈二将一听,笑逐颜开,笑哈哈地说:“好兄弟,确实是好兄弟!要是你告诉主公,我就没饭吃了,主公说我们两人是同穿一条裤,要是一条裤子两人穿,一人一半,谁也穿不成!老大你说对吗?”哼大将回答说:“对,对!你也怕打错人?”哈二将说:“要是你不说,我就不怕!”哼大将说:“好,好!我们一起再去找青面獠牙草蚂腿!”哈二将抓了抓后脑勺说:“要往哪里去找呢?”哼大将说:“东门找不到,我们再往南门找。走,我们抄小路!”

哼哈二将沿着小路走到东桥亭佛祖庙。哼大将看见魁星翘起的脚像草蚂腿,就用手指着对哈二将说:“你看,那一个就是草蚂腿!”哈二将睁眼一看,“不错,是他!”说着,两人就不论青红皂白地猛冲过去,揪住魁生的脚,拳打脚踢,把魁生打得遍体鳞伤,脚骨也折断了。被路过的石头公发现后,大声叫喊,哼哈二将才急忙溜之大吉。

 

欲知魁生被打,回到孔庙,文人们气愤不平,引出了什么事变,请听下回分解。

 


猫仔粥

                     猫仔粥的传说

 

猫仔粥是客人来现煮现吃的,特点是快速利落,味鲜可口。当食客在桌边坐定时,摊主连忙在小锅里放上清肉汤,再放进预先蒸熟的白米饭,配上鱼片、肉片、肝脏、虾仁、牡蛎、香菇丝等生料,煽起猛火,等清汤滚过,再调上胡椒粉、香菜、蒜油,不到五分钟,就煮成一碗热乎乎、香喷喷的“猫仔粥”。为什么叫做“猫仔粥”呢?

据说清朝年间,诏安城内有户官宦人家,祖母太夫人持家严谨,三对儿子、媳妇以及孙儿、孙女十几口,都谨遵家教,不敢逾矩,俨然有世家风范。长孙成婚后,新媳妇过门三日即下厨房,亲自动手料理全家膳食,自己却只能在厨下吃家人用餐后的残羹剩饭。

长孙不忍心长期让爱妻受委曲,三餐尽吃那残羹剩饭,于是想出一个妙计:他买了几只猫仔来饲养。每天饭后总借口“猫仔粥”,到厨下用鱼、虾、肉等菜肴,快速地为新婚媳妇做好新鲜可口的饭食。

有一回,长孙刚把新鲜可口的稀饭做好,放在桌上,老太夫人就走进厨房检查来了,一脸诧异地问孙子在厨房忙什么。长孙机灵地回答道:“做猫仔粥,把剩饭剩菜掺在一起给猫吃。”因为家中确有养几只猫,老太夫人也就信以为真了。由于做“猫仔粥”要抢时间,用滚汤涮鲜料和饭,加上好配料,香甜适口,新媳妇喜欢吃,小夫妻情意更深,恩爱无比。

时间过得很快,三十年媳妇也熬成婆婆了。老人都谢世后,孙媳妇也当家做主,膝下儿孙成群了。当夫人做五十大寿时,做丈夫的问爱妻想吃什么,她回想起当年情景,沉思良久才说:“很久都没吃‘猫仔粥’了,还是‘猫仔粥’好吃。”做丈夫的欢天喜地说:“这容易,现在不用偷偷煮了,我就去厨下办来。”“猫仔粥”中注满了少年夫妻的情爱,自然鲜美可口,回味无穷。左右邻居听说“猫仔粥”好吃,都来打听怎么做法。就这样“猫仔粥”传出去了。

从此,闽南民间美食就传下了这种用各种鲜料快速煮粥的“猫仔粥”。这种闽南老少都喜爱的传统风味小吃。

 


闽南童谣

 

天黑黑

天黑黑,要落雨,

举锄头,巡水路,

碰著一阵鱼仔虾仔要娶某。

虾提灯,鱼打鼓,

三光(三光鱼)做新娘,

土萨(土萨鱼)做公祖,

水鸡扛轿大腹肚,

红鲟棒茶嫌艰苦。

 

 


 

编者按:民间文学是在过去漫长的历史时期中,广大民众(包括专业艺人或半专业艺人)用口头语言,甚至地方土语方言去构思、表现(包括演出)和传播的一种艺术,其文学形式包括神话﹑史诗、民间传说﹑民间故事、民间歌谣﹑民间叙事、民间小戏﹑说唱文学﹑谚语﹑谜语、曲艺等。

漳州历史悠久,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民间文学浩若繁星,其中一些优秀的作品,成了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但是,由于时代的发展,受现代文化的冲击,大量口头传播的民间文学被冷落,甚至消亡,残存的也因传播面窄,受众减少而濒临消失。

为了让这些民间文学得以延续,微信公众平台“美丽漳州”微信号: mlzz321特开辟“闽南民间文学展播”栏目,把那些代代流传的故事以文字的形式展示出来。如果你所收集的资料愿意无偿与大家分享,欢迎提供有关闽南语系的地方人物、地名、景点、物产、工艺品、影剧、民谚、年节、风俗、历史、华侨、少数民族等的故事及传说、轶闻、笑话、幽默、情歌、民谣、掌故等内容的稿件,如果配上图片更佳。


来稿请寄:

电子邮箱:zdhong53@126.com 

本期文章同步发表于“郑德鸿新浪博客”“闽南民间文学展播”栏目

网址: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414474214_14_1.html



漳州传统濒危老行当展示台

老行当公益广告三角粿


林建国  手机15260693393   13599670343

延安南路与太古桥交叉口的

新华西商业街25幢6—1号“老国三角粿”店





 
请用手机淘宝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加关注。

关注后,您就可进入潮流前线正品鞋城,穿上心仪的鞋了。


 

====美丽漳州==== 微信号mlzz321    

请长按下面的微信二维码或点击标题下面蓝色小字【美丽漳州】,加关注。关注后,您就可进入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平台,就可看到我精心编辑的已发上的文章及陆续收到我新的文章与新闻报道。


 

“美丽漳州”是一个介绍漳州历史、文化与风情的窗口,将把我的所见所闻所知与您分享。“美丽漳州”关注新闻热点,关注民生,探索背后的故事,信息量大,图文并茂,相信总会有让你喜欢的东东。

请点击下面蓝色小字【阅读原文】,即可进入“郑德鸿新浪博客”,更多文章、小说、新闻报道,更多精彩。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