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什么?这是“全国第六难懂”?可我们福安人都会啊!

今日福安2020-06-23 11:03:49

网上曾有一个段子:“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俩面对面,却不知你在说什么”。 


汉语博大精深,经常看到外国朋友吐槽中文难学。不过,要说难学,汉语方言显然更胜一筹。闽语、粤语、吴语、客家话……不同省市、甚至同一个地区、不同县市之间彼此也存在交流障碍,一听准懵圈。7月28日,网上就流传一份“中国十大难懂方言”排行榜,温州话、潮州话、闽南语、闽东语、苏州话、四川话(西南官话)纷纷在列。有人认同,有人不以为然,不过,记者了解到,该榜单早在2013年就在网上流传,近期再次成为热议话题。


网传“中国十大难懂方言”

闽东话上榜


在这份网传的榜单中,记者看到,排在第一位的是温州话。“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温州人讲鬼话。”网传,“在抗日战争中,八路军部队相互之间联系由于保密需要,都是派两个温州人,进行电话或者步话机联系,而日本人的情报部门,总是也翻译不出这发音极其复杂的温州话,可以说当时的温州人就像美国大片中的风语者一样,为抗战胜利起到了相当大作用。”而在美剧《盲点》中,温州话因其难懂的特点,被称为“恶魔之语”。除了温州话,最难懂的方言依次为潮州话、粤语、客家话、闽南语、闽东语、苏州话、上海话、陕西话、四川话。

“走错星球的客家话”“湖南话不服”“壮语不服”“为什么没有海南话”……这份榜单下,出现了不少声音,有网友表示赞同,有网友就认为,“估计没有语言天赋的人,就是在福建待上一辈子可能都听不懂闽南话和闽东话”。也有网友认为排行不严谨,没有依据。


语言专家指榜单不严谨

难懂是相对普通话而言


家乡话到底是不是最难懂?这个榜单又是根据什么排名而出的?记者查到,这份榜单具体出处不详,是在2013年12月开始流传于网络。当时,榜单就备受争议。有语言专家指出,“中国十大最难懂方言”排名从汉语方言学的角度来看存在着诸多问题。“最大的问题是选取的10种方言根本就不在同一个层面上,所以也不能代表汉语七大方言区的面貌。


“陕西话、四川话、山东话、天津话、东北话属于北方方言(也称‘官话方言’);温州话、苏州话、上海话属于吴方言,在排行榜里多次出现;而赣方言、客家方言却一个也没有入选。事实上,其他有争议的方言区,比如徽方言、晋方言、平话方言等也都没有入选。”


就难懂程度而言,也存在一定争议。这份排行榜里所谓“难懂”是相对于普通话而言的。南方的很多方言“五里不同音,十里不同调”,其难懂程度肯定要超过所列出的几种北方方言。另外,将少数民族语言排除在外,也不够严谨。


比如,上榜的闽东语中,闽东方言其实还分为南北两个片区。北片方言的代表是福安话,北片包括:福安、宁德、霞浦、周宁、寿宁、柘荣、福鼎7个县市;南片包括:以福州为中心的闽江下游地区各县市:福州、长乐、福清、闽清、平潭、永泰、屏南、古田、罗源、连江,南片方言的代表是福州话。(宁德网)


第一:温州话


在中国最难懂十大方言中,温州话排行第一。


第二:潮州话


潮州话(Tiê-chiu-uē),亦称为潮汕话,分布于广东省东部沿海的潮汕地区(潮州市、揭阳市、汕头市、丰顺县)及海外以东南亚为主的潮人聚集地。现代汉语是四声拼读,但潮语仍保留着八音拼读的语音系统,发音复杂。


第三:粤语


粤语根源于古代中原雅言,具有九声六调,较完美地保留古汉语特征,同时也是保留中古汉语最完整的语言。


第四:客家话


客家语言一般认为在南宋便初步定型,直到20世纪才开始定名为客家话。


第五:闽南语-雷州话


雷州话发音和泰语非常类似。


第六:闽东语


闽东语区共有18个市、县,大致包括历史上的福州府和福宁府两府的属地。


第七:吴语-苏州话


苏州话体现了浓浓的古意和一种书卷气。苏州人说“不”为“弗”,句子结尾语气词不用“了”而用“哉”,“你”用“乃”。


第八:吴语-上海话


上海话和同属吴语-太湖片-苏沪嘉小片的苏州话、嘉兴话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近代以来吴语太湖片的宁波话对上海话的影响是最大的。


第九:陕西话


陕西话(这是个不存在的伪概念,陕西方言包括陕北的晋语,关中的中原官话关中片以及陕南的西南官话)。


第十:四川话(西南官话)


四川话在西南地区有很大的影响,属于汉语北方方言西南官话的一个分支,语音、词汇、语法等和普通话有很大的一致性,也有自己不同的特点,而以语音方面的差异最大。四川话语音系统共有20个声母、36个韵母、4个声调,还有韵母儿化现象。


延伸阅读:


平话乡音


在赛江流域,基本都采用以福安话为代表的闽东北片方言。靠近福安中心,是地道的“福安腔”,随着地域渐行渐远,一座山翻过另一座山,腔调就发生了明显变化。福建地方志曾记载:“温麻之号,时近蛮语。” 可见,当时的闽东原住民就有了自己的语言。那么,闽东北片方言是怎么形成的,我们熟悉的“平话”都有怎样的文化背景和语言特色?浓浓的乡音承载着什么样的历史记忆呢?敬请收看“千里赛江行”系列第27集——《平话乡音》!


视频流量较大,建议在wifi环境下播放


“仔啊!天光啦,跃起床,鼎里饭熟了,箸分桌去,食饭啦!”在赛江流域的许多村落,几乎每天早晨都能听到这样的呼唤。尽管许多村民都会普通话,但他们平时还是习惯使用方言。相对于官方推广的普通话,他们把方言称之为“土话”,或是“平话”,就是平时使用的口语。这“平话”,平凡朴实,充满了乡土气息和亲切感,也成为一种绵延不绝的文化记忆。


我国疆域宽广,语言丰富。现代汉语将方言分为七大区域,即北方方言、吴方言、湘方言、赣方言、客家方言、闽方言和粤方言。福建是全国方言最复杂的省份之一,共有闽南方言、闽东方言、闽北方言、闽中方言和莆仙方言5个方言片。而闽东方言,还细分为南片方言和北片方言。南片方言以福州话为代表,包括福州五区八县以及闽江下游大部地区。北片方言以福安话为代表,它覆盖了赛江流域的福安、周宁、寿宁、柘荣、霞浦以及蕉城、福鼎等7个县市区,人口约200多万。


据考证,早在新石器时代,就有古越族先民在闽东繁衍生息。三国时期,东吴在三沙湾设立了福建唯一的造船基地“温麻船屯”。晋太康三年(公元282年),朝廷以船屯命名,设立了闽东第一个县治--温麻县。福建地方志曾记载: “温麻之号,时近蛮语。” 可见,当时的闽东原住民就有了自己的语言。


历代以来,直至民国时期,闽东人能说北方话的人很少。唐玄宗年间,福安人薛令之北上长安(今西安),如何与写下“乡音未改鬓毛衰”名篇的贺知章一起,为太子李亨侍讲;被誉为福安三贤之一的郑寀,如何向宋理宗皇帝诵读《韩阳风景》的诗篇,并促成了福安“以诗立县”;大文豪陆游在宁德(今蕉城)当主薄(掌监印及部分司法职能)、冯梦龙在寿宁当知县时,他们采用哪种腔调升堂审案。县衙门,县政府,他们在处理公务的时候,他们可能会用官方的语言。因此清朝政府成立一个正音书院,这个主要在广东和福建省成立的正音书院,正音书院就是教人们说官话,你要当官,你就要学官话。


世事变幻,乡音难改。如今的闽东方言依然遗存着中原上古语音的痕迹。西周颂鼎铭文记载:“易女玄衣黹[zhǐ]屯...”意思是给你一件绣了花边的衣服。易女,即赐汝,就是给予你的意思,与现代闽东方言的发音、词义基本一致;《论语》说:“见不善如探汤……”意思是:见到不好的人或事,就像不小心把手伸进开水里被烫了一样难受。《说文解字》解释:汤,热水也。闽东方言里,汤指热水,而水,则是指凉水。又比如,古文“走”与平话“走”,都是“跑”的意思,古文“行”与平话“行”,则是“走”的意思。再如,子女叫“仔”、“天亮”叫“天光”、锅叫“鼎”、吃叫“食”、筷子叫“箸”等,这些皆为上古以前的词义。



在推广普通话的同时,方言的保护与传承,也成为重要的课题。2015年夏天,宁德师范学院的教授赵峰在福安组织了一场特殊的面试。参加面试的人员从25岁到65岁不等。这场面试,除了要求全程使用福安方言之外,还希望应试的“发音人”用方言讲故事,说歇后语,唱民谣,展现具有当地特色的语言艺术。这是一项名为“中国语言保护工程——福建汉语方言有声数据库建设”的课题研究。这些经典的福安方言,经过遴选、甄别和审定,将被“中国语言资源有声数据库工程”收藏,代表着时下最地道的福安方言,并予以保留下来。


从2014年7月开始,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单上,多了一个以闽东方言为唱词和对白的戏曲——平讲戏。作为福建独特的汉族戏曲剧种,它起源于福安,后来在闽东北各县流行。由于唱词和对白都用方言,平白如讲话,故称“平讲戏”。福安俚语“平讲班讲白”,道出了平讲戏通俗易懂的特点。这是具有"中国曲艺活化石"之称评话——俗称“说书”的场景。福建评话可以上溯到宋代,是运用方言讲述并带有歌体唱调的独特说书形式,流行于福州及闽东地区。


福安评话的历史可以追溯到400多年前。明末清初,一些说书人来到福安,当地人择师而从,并以福安方言演绎,逐渐自成一派,广为流行。55岁的杨光兴是福安评话的传承人之一。40多年的说书生涯,使他面对电视镜头时,滔滔不绝,毫不怯场。他的评话电视录像,每周都会安排在福安广播电视台播出。当地观众不需要借助字幕,就可以听懂杨光兴所讲的故事。因为,他的评话使用的正是福安方言。


咖啡厅里,一群热爱音乐并对闽东方言有兴趣的年轻人,正在用家乡话传唱流行音乐。不管诗意还是凡俗、古老还是现代,这个舞台诠释的是他们对乡音的选择。


社会的变迁与融合,使闽东方言随着人群的流动走出大山,走向五湖四海。当身在异地他乡,偶然听到一句家乡的平话,或是某个街头随风飘至耳畔的乡音,就不免想到儿时爹娘的呼唤和灶台的饭香。这是一种心灵的归属感,是你我在漫长岁月里,用先辈们传下来的平话作向导,追忆遥远的中原故国,感恩闽地晨烟暮火的不变情怀……


福安话果然是全国最不适合谈恋爱的方言


拥有一个温柔美丽、落落大方、清新脱俗的女朋友一直是所有福安男人的梦想,可是谈恋爱时,每每说起福安话来,为什么都没有“嗲嗲”的感觉?


① 冬天的福安冷嗖嗖的,原本只想小鸟依人的依偎在男朋友怀里,娇嗔地说一句:

亲爱的,我好冷哦。

结果说成了:

赶系嫩啦……



② 前两天看到男朋友在微信上跟一个女生聊天,原本只想不太刻意地问一句:

那女的是谁啊?

结果说成了:

泥龚,伊sei等,造米闹A能???



③ 一个人生气的时候,男朋友总是会想方设法哄我开心,每次看他费尽心机各种耍宝的份上,原本只想说一句:

讨厌,以后再惹我生气就不理你了。

结果说成了:

掏硬,再仍牛七,牛租嗯查你咯!



④ 生日纪念日偶尔来点小浪漫是很必要滴,但惊喜太大时多少会有点惊慌,于是,原本只想羞涩地说一句:

讨厌,你吓死人家了。

结果说成了:

掏硬,泥giang系牛咯!



⑤ 一起出去吃个饭,完了以后男朋友迟迟不去买单,原本只想说一句:

亲爱的,我们快买完单去看电影吧。

结果说成了:

八心,咩好单客诶定影!



⑥ 有时候情侣之间吵架本是件很正常的事,女生有时候其实口是心非,嘴硬心软,原本只想略带情绪地说一句:

你不用解释了,我不想听。

结果说成了:

泥奈龚咯,给牛死轰哪~



⑦ 男朋友做了很傻的事,原本只想含蓄地说一句:

你个傻瓜。

结果说成了:

泥系可包啊!



⑧ 情到浓时,总要说几句甜言蜜语,本想来一句:

我爱你!

结果说成了:

牛今样爱你诶!



难怪那么多福安人还是单身,原来是福安话真的不适合谈恋爱……

为福安话点赞↓↓↓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