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闽南味闽南年——你家的春节是这样过的吗?

桔里2020-05-24 11:43:27





《闽南年味·上》| 晋江侨乡频道老闽南





泉州岁时·春节

春节


  正月初一。


  常称为“过年”、“过新年”,可见“年”既是时间单位,也是节日名称,是年与年之间的大节。年是我国民间古老而又最为隆重的节日,尧、舜时称“载”,夏代称“岁”,商代称“祀”,周代起称“年”,沿用至今,其间只有唐玄宗、肃宗二帝时一度称“载”。


  过年的时间自汉武帝时确定正月为岁首,即以正月初一为新年,又称“元日”;又因此日始于旦,也称“元旦”。辛亥革命后改行公历,以1月1日为元旦,于是原称为“元旦”的农历正月初一即改称为“春节”,但仍习称为“年”。


  正月初一也称正旦。正旦为岁之朝,月之朝,日之朝,所以也叫“三朝”。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元日:鸡初鸣,内外咸起,贴门帖及春胜,设茶果以献先祖,拜祠堂及尊长,戚友相过贺。日午,复献馔于先祖,明日乃撤;亦有晚即撤者。”


  过年

  

    从正月初一到十五,泉州称为“过年”,要待过了十五,“年”才算过去了。


  民谣云:“初一场,初二场,初三无姿娘(姿娘意为妇女,此日妇女不上街);初四神落地(灶君从天上汇报回来);初五舀肥(掏粪便,农事开始);初六隔机(整理织布机,隔开经线与纬线,妇女们开始织布);初七七元(人日,取菜、果等七样做‘七宝羹’);初八完全(年糕吃完了);初九‘天公’生;初十好食天(指天气寒冷宜在家饮酒);十一请女婿;十二倒去觅(妇女再回娘家探望一下);十三吃糜配芥菜(糜即稀饭,连日吃腻了酒肉,改改口味);十四结灯棚;十五上元丸;十六‘地妈’生; 十七‘那怎生’(节日就这样过去了)。”


  从正月初一至初四,人们欢度春节。初五,百业经营,俗称“初五隔开,初六淘肥,初七人生日,初八五谷生日”。


  敬天公


  子正之时(零点)一到,四处爆竹声响成一片,人们即在家中厅堂设案,摆上三牲、果合、清茶、金楮等供品,燃三炷清香,点烛,恭拜“天公”,敬祀祖先。这种祭祀一直持续到初四。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3·疆域志·风俗(附)》:“元旦鸡初鸣,男女盛服,谒堂拜祖先及所祀之神,爆竹焚楮。”


  开正

  

    除夕之夜守岁至深夜12点钟响,迎来了新年黎明。在子正之时“敬天公”的同时,家家户户开门的第一件事就是燃放爆竹,即“开门爆竹,迎春纳祥”,俗称“开正”。


  爆竹原指爆裂竹子的声响,其起源很早,至今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西汉·东方朔《神异经》说:西方深山有人长尺余,凡病寒热称犯“山犭柔”,即取竹置炭火中,使其发响惊走“山犭柔”,其寒热病也好了,所以又称焯竹。《荆楚岁时记》载:“正月一日,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以避山臊恶鬼。”说明爆竹在古代是一种驱瘟逐邪的音响工具。


  到了唐初,瘟疫四起,李田把硝石装在竹筒里,点燃后使其发出更大的声响和更浓烈的烟雾,结果驱散了山岚瘴气,制止了疫病流行。这便是装硝爆竹的最早雏形。


  以后火药出现,人们将硝石、硫黄和木炭等填充在竹筒内燃烧,产生“爆仗”,亦称“炮仗”、“鞭炮”,代替了最原始的爆竹,但民间还习以“爆竹”称之。


  明·黎谆诗曰:“自怜结束小身材,一点芳心未肯灭。时节到来寒焰发,万人头上一声雷。”


  贺正

  

    清晨,无论男女老少,纷纷起床盥洗,穿上早已准备好的新衣服。早餐合家吃面线加鸡蛋,吃蛋去壳,意在除霉气,迎吉祥,面线则象征福寿绵长。


  早餐后即出门走访邻居亲友,笑脸相迎,首次见面皆要互道“恭喜”,俗称“贺正”,亦拜年之意。清·乾隆《德化县志·卷3·疆域志·风俗(附)》:“(元旦)质明驰贺亲邻。”

  古例“贺正”有讲究,一般是初一到亲戚家“贺正”,初二向朋友、邻里“贺正”,初三“贺正”已属不敬。故俗语说:“初一亲,初二邻,初三‘唵阐神’(冒失、自大之意)。”如今,“贺正”则一直延续到元宵。


  过年前事先备好蜜饯和糖果,有客上门拜年,即要奉上,或喝甜茶、咖啡,并说“请甜”或“甜一下”,以示有个甜蜜的开端,为古“奉茶”之意。


  古“奉茶”,即于初一凌晨,父母叫家里的小辈捧着准备好的茶和甜点,去给家里的长辈以及附近的邻居拜年、敬茶和甜点,还要边说“恭喜发财”、“新春快乐”之类祝词。在闽南,吃特定的甜点还有特殊的寓意,象“吃甜,愈来愈后生”、“吃枣,你好我也好”等等,这些话用闽南语说来朗朗上口。


  清·陈德商《温陵岁时记》:


  “先辈于贺年时,皆衣冠往拜。今则请人持名片叩门往贺矣。


  许徵甫 祖芳刺桐城新年词:‘忙杀司阍勤接应,不教名刺顿生毛。’


  黄喈南春联句:‘时节承平春正月,吉祥语在两行中。’


  又新年词:‘书窗亦藉承平福,开写春联试彩毫。’”


  女儿回娘家“贺正”,是在正月初二。出嫁的女儿要偕同女婿、儿女携礼回娘家,娘家备丰盛午餐接待。


  德化俗,上门拜年,客人先在主人门外放鞭炮,主人送客也回敬鞭炮。鞭炮纸屑遍地,但春节期间不能扫除,一怕“扫掉财气”,二鞭炮纸屑愈堆愈厚,显示主人阔气、客人多。德化自正月初五后,大多开始忙于各自生计农活,俗称“断五”,除了远方亲朋,很少再串门拜年。


  新年到丧家贺岁,不能循例道“恭喜”,误言则为大忌。


  团拜

  

    泉州早在宋代就有团拜的习俗,只是后来废止了。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宋《郡志》:元正贺礼,乡老相约聚拜,省往复之烦。郡守两司率僚属会焉。旧于贡闱,后于承天寺,至淳祐间(1241~1252年)乃即泮宫。邻里则各于侧近庵宇会集,齿长岁推一人,具酒果为礼。今此礼废。”


  在明代,泉州郡城元妙观尚有正月初一“拜牌”旧习,本州府官员齐到元妙观三清殿行祝厘之仪,然后各自回家换盛服交往新岁,吃朋友酒席。其实,这是将拜“天公”和礼节性的“团拜”相结合。


  大约从清朝时候起,京师又开始流行团拜。清·艺兰主《侧帽余谭》载:“京师于岁首,例行团拜,以联年谊,以敦乡情”,“每岁由值年书红订客,饮食宴会,作竟日饮。”泉州应该也恢复起来。


  压岁钱


  春节拜年时,长辈要将事先准备好的“红包”分给未成年的晚辈(一般指未婚者)。这一“红包”,即压岁钱。“岁”与“祟”谐音,压岁钱即“压祟钱”,避免恶鬼妖魔或“年”的伤害,表示把祝愿和好运带给晚辈,祈求保一岁平安。


  压岁钱不在于钱多少,它以红纸包裹,主要意义在红纸,因为它象征好运。因此,在分派红包的长辈面前打开压岁钱,是不礼貌的。


  古代的钱是铜钱。清·吴曼云《压岁钱》的诗中写到:“百十钱穿彩线长,分来再枕自收藏;商量爆竹谈箫价,添得娇儿一夜忙。”


  传柑遗意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20·风俗》:“是日,人家皆以柑祭神及先,至元宵乃撤。(〖夹注〗按此即传柑遗意。《岁时记》:上元以柑相遗,谓之传柑。) ”


  在正月初一敬祀天公和祖先时,需有红柑或红橘、柿饼。同时,家家户户总喜欢把柑橘放在过年米上,客厅还摆一盆长满小橘子的橘树;待客的甜盘中,也有红柑或红橘、柿饼。这是取大吉大利的意思,是古传柑遗意。


  究其来源,可从《熙朝乐事》看出:“正月朔日,签柏枝于柿饼,以大橘承之,谓之百事大吉。”据《明皇杂录》:“唐·上元夜,宫人以黄罗包柑遗近臣,谓之传柑宴。”可见吃柑橘图吉利在唐代早就成为礼仪。至宋代,温州人即搬橘树人室,故宋·叶适有诗云:“蜜满房中金作皮,人家短日挂疏篱。判霜剪露装船去,不唱杨枝唱橘枝。”


  吃“长寿菜”


  在德化农村,正月初一早餐是甜汤圆、甜米粥,多素菜,吃“蒸岁饭”、“长命菜”。


  所谓“长命菜”,亦称“长寿菜”,即将整棵的芥菜或菠菜放在水里煮,然后掰成几块(不能切断),再拿去蘸油。“长寿菜”先敬神灵,然后家人再吃,寓意食足寿长。


  武阵


  在安溪、漳平和永春交界处的桃舟乡,南少林武术大展示的武阵是每年正月初一最重要的民间活动。


  初一早晨,当地以肖姓为主的村民,都要打出龙凤旗,抬出八仙轿,吹起唢呐敲响锣鼓,浩浩荡荡游街串巷。游行队伍中,一定要有一支24人以上的带刀枪、持棍棒的武术队伍,不时在游行途中进行一番武术表演,最后在南少林遗址前进行一场大比武。如果天气好,这项活动将进行到中午,游行队伍则要走出10多公里的路程。沿途围观的群众,在家门口摆上各种菜蔬,点起清香,与游行队伍遥相呼应,偏僻山乡热闹非凡。


  清朝年间,泉州南少林寺被官家围歼,不少南少林武僧(据称24人)为逃避迫害远逃隐居在偏僻的桃舟乡,其中一些武僧还俗娶妻生子,繁衍后代,目前肖姓村民即是南少林武僧的后裔。他们把南少林武术当作珍贵的“祖先遗产”世代传扬。


  由于桃舟乡是偏僻山村,加上当年官家“围剿南少林”恐怖手段的限制,乡人聚会不易,便在每年正月初一的民间祭祀活动中加进了“武术展示”,以纪念南少林。久之,武术活动取代了新年的其他民间欢庆活动,成为当地过年的特色习俗之一。


  禁忌


  正月初一,新年伊始,凡事以纳吉迎祥为准则,禁忌很多:


  忌饮茶水,忌吃稀饭,如此即可避免以后外出“半途遇雨”。


  忌打骂孩子,忌和别人吵架,忌说不吉利的话,不得讨钱逼债。


  忌操刀切物,以示戒杀。所有食物如须刀切者,除夕即已准备周全。


  忌用扫帚扫地,意谓新年迎祥纳福,惟恐一扫而空。


  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


  “《搜神记》:商人瓯明,过清草湖,湖神邀归,问所需。有一人私语曰:君但求如愿,不必余物。明依言。湖君许之,乃呼如愿出,一少婢也。至家数年,遂大富。后岁旦,如愿起晏,明鞭之。如愿走入粪帚中不见,明家渐贫。故今岁旦,粪帚不出户,恐如愿在其中也。


  《荆楚岁时记》:正月一日以钱贯击杖脚,迴以投粪帚,上云今如愿。


  泉俗则于除夜扫室中,污秽积户侧,不敢拼于外,曰求如愿;元日亦然。”


  忌穿旧衣裳,要穿新衣,曰“去旧迎新”;忌赤足,行走时足被刺伤即为不吉。


  忌打坏器皿、碗碟之类,否则一年福气均被破坏;如不慎打破,则将碎片投入井中以镇压之。


  以前烧柴火或煤炭,忌到邻居家灶膛或煤炉中引火,否则邻居会说“旺气”被你引走了。


  除夕夜、初一夜、初五夜、元宵夜均不熄灯,寓祥光永驻。


女儿女婿日


   正月初二,泉州民俗称之为“女儿女婿日”。


  这一天清早,女儿、女婿和外甥,穿着盛装,随带鸡、猪脚、面线、猪肚、糕粿和糖果饼干等,一起来到外公、外婆家。女婿带领一家人来给岳父、岳母大人拜年,其礼数之重与为老丈人祝寿差不多。


  岳家设宴款待,岳父同众女婿以及自己的儿子一桌,岳母同众女儿、儿媳围成一桌,而众多表兄弟姐妹围成一至几桌,大团圆欢宴。


迎灶君


  农历十二月二十三(或二十四日)灶君上天述职,正月初四回来,家家户户于该日迎灶君,复之如送只礼,意求灶君保平安添福寿,故亦称“接神”。清·乾隆《德化县志·卷3·疆域志·风俗(附)》:“(元旦)越四日,陈设酒肴俟神降,谓之接神。”

  旧俗送神均在下午举行,接神则在初四清早即要举行,即“晏送神,早接神”,其意在于要把神早早接回,让神佑护的时间尽量多延长。


  接神的礼品与送神时略同,也是三牲果合、金香烛炮,先焚香迎接神社氏下降,斟酒祭献之后,再鸣炮烧金,以示欢迎。并祈求诸神佑护合家大小,一年平安如意。


做大岁


  正月初五“做大岁”之俗,流传于惠安县东部的崇武、泉港区(以前称“惠北”)的山腰,后龙、南埔、界山等地,以及介于惠东、惠北之间的辋川村,及其北邻的莆田地区。其称呼各地叫法不一,或曰“过大年”、“吃大顿”、“无头节”。


  其俗称“初五比初一还大”,除“吃大顿”外,春联也与他处略异,红色春联上多加一道醒目的白纸条,称“白眉红联”,有的染坊还特地制作“白眉红纸”供写春联之用。


  其由来有两说:


  一是“补岁”说。明·嘉靖年间某年十二月过半,倭寇偷袭莆田仙游、枫亭地区,同时波及惠安、泉港沿海一带。倭寇杀人无数,为躲避血光之灾,民众大多外出逃难,直到戚继光带兵到仙游打退倭寇,百姓才得以在初四、初五回家过年。由于初一那天没有好好过节,人们就在初五时补过春节。为表达对死难者的哀悼,红色春联上多贴了一道白纸条。


  一是“抗清”说。“白眉红联”风俗源清初,当地群众以此表达对清朝政府强行要求民众剃发的无声抗议。


众人生(人日)


   旧俗正月初七是“人日”,即众人的生日,俗称“众人生”。


  “人日”之俗,最少有二千年历史。汉·东方朔《占书》曰:“岁正月一日占鸡,二日占狗,三日占猪,四日占羊,五日占牛,六日占马,七日占人。”道家解释:“天地先生鸡,次狗,次猪,次羊,次牛,次马,始生人。”


  清·陈德商《温陵岁时记》引《魏书·自序》云:“帝宴百官,问何故名人日?皆莫能对。收对曰,晋·议郎董勋答问,称俗云,正月一日为鸡,二日为狗,三日为猪,四日为羊,五日为牛,六日为马,七日为人。”


  隋·卢思道《人日思归》也称春节(入春)后七日为人日,诗曰:“入春才七日,离家已二年。人归落雁后,思发在花前。”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20·风俗》:“人日,《闽书》:泉人以是日取菜粿七样作羹,名七宝羹。(〖夹注〗《(荆楚)岁时记》:人日以七种菜为羹。)”


  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亦有熟煮面线,合家团食,若寿日。俗以是日为人生日云。”


  这一天的清早,家庭主妇要比平日更早起床,为全家老小煮一锅美味可口的面线,掺入春节期间早已准备的肉丸子、炸排骨、鱼丸、香菇、虾米等佐料。而晋江还有一种和其他地区不同的做法,即在上述面线中加入几块甜煎粿。


  备好线面以后,主妇又得准备一些煮熟剥壳的鸡蛋和鸭蛋,每人两个,因传统风俗是“一鸡一鸭,吃到一百(岁)”。其风俗有如做生日吃鸡、鸭蛋一样,其差别只是一人生日和众人生日而已。


天公生


    天诞日

  “天公”即道教中的玉皇大帝,是天庭、人间、地府“三界”的最高统治者。正月初九即“天诞日”,玉皇大帝神诞 。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引《蠡海集》云:“玉皇生于正月九日者,阳数始于一而极于九,原始要终也。”

  但自从佛教传入中国,“天公”不再指单纯意义上道教的神,有人说“天公”是释迦牟尼。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初九日:《闽书》:泉人谓是日为天诞。(〖夹注〗《玉皇本行经》:玉皇以是日度世。按:干宝《搜神记》:玉皇乃外国王子之成佛者,具有父母姓名,今即以为天;误矣。)”

  实际上,“天公”崇拜源自原始社会人们对自然、天地、神灵的敬畏,在长期流传演变中,融合了道教、佛教和儒家文化。

  敬天公

  正月初九,泉州民间普遍“敬天公”。

  初八即开始筹备。

  一是准备供品。炊糕做粿,准备“三牲”。主牲是大猪头,次牲是五斤重的大猪脚,边牲是鸡或鸭;如再加上鱼、鱿鱼干或目鱼干,即为“五牲”。“三牲”、“五牲”都要整个或整头完整的,煮熟后放在一个大长方形的木盘或圆形大瓷盘中。供品除“三牲”、“五牲”外,还有五果、六斋、“搭饭”、清茶、香花、酒瓶、酒杯。

  二是架“天公坛”。初八晚上,在大门口或大厅的天井口,视供品多少,将1张或数张八仙桌架在长板凳上,系上红布,作为“天公坛”。坛上靠后摆放“天公纸”或纸扎的高大“天公庙”,代表天公神位,供品全部摆上神位前。神位前还摆上1个红桔灯,上写“心”字,俗称天公灯,表“一心诚敬天上至尊”之意。

  从子时起,家家户户燃放鞭炮,点亮“天公灯”。

  初九凌晨或天快亮时,一般在清晨五点,在“天公坛”上点燃1对大红烛,上香之后,长辈领着合家大小在坛前跪拜,烧折成特大号的“天公金纸”,燃放鞭炮,叩谢玉皇大帝保庇平安顺舒的浩荡天恩,祈愿来年天公赐福,风调雨顺,并许愿日后隆重酬谢。

  礼仪结束,移去供品,将三炷香插在“天公灯”上。独晋江安海,又将“三牲”、果合移往龙山寺天坛及各铺境“境主公”天坛行香叩拜。

  个别地区,“敬天公”仪礼则安排在正月初一凌晨提前进行。

  做天香

  即设天香清醮。清·乾隆《泉州府志·卷二十·风俗》:“初九日……道观多报赛,近则里巷有之,乡村之间无定日,谓之天香。”

  清末·陈德商《温陵岁时记》:“是日元妙观最为热闹。初八、初九、初十三日,观之董事,即遍观中悬灯结彩,早夜奏乐演戏。清晨迄暮,男女老幼,持办香陈八珍,叩拜阶前者踵相接。晚于观门外仿燔柴而祭意,斫柏木六、七寸长,造作塔形,投火于尖处焚之,光灼宵汉。”

  正月,各铺境各自择日举行庆典,除摆坛祭拜外,还有“添香”、“投符”、“赞诞”、“巡境”等活动。

  有些特殊情况,如做“度日卒(“日卒”和一字)”(周岁)、做十六岁(成年庆)、结婚、祝寿、新居落成等,也结合谢天“敬天公”。这种庆典十分隆重。在自家厅堂或大宫中摆“天公坛”,请道士设天香清醮。富有人家还请戏班演出。傀儡戏的演出,要先由相公爷“踏棚”、“贺寿”,方成大礼;小梨园“七子班”的演出,要先由戏鼓师傅与生角合演“提苏”,仿效相公爷“踏棚”。高甲戏演出不合敬神礼数,而布袋戏(掌中木偶)演出时偶人“梅花指”中指向天,“敬天公”时皆不能用。


元宵


   农历正月十五为元宵节,又称“上元节”。古代以正月十五为“上元”,七月十五为“中元”,十月十五为“下元”,合称“三元”。据道家的说法,上元乃三官大帝之一的上元天官赐福之日,居“三元”之首,须往三官庙行香。


  泉俗素称“上元小年兜”,十分隆重。





更多分享·阅读原文

桔里,一个有情怀的公众号

微信搜索·jinjiangjuli




桔里

还原内坑生活

ID:jinjiangjuli

长按关注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跳转历史消息,查看更多内坑有趣的乡土资料

☞凡未标注为本公众号原创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推文

☞本人认为:公共文献即是公共资源,公众有权参阅。因此现将搜集而来的资料一一整理,以公众号的形式发布,以飨诸位热爱家乡的朋友。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发短消息给我,或者加我个人微信。感恩

常识普及  年兜的由来  

 大年腊月三十、小年腊月二十九,此日是农历一年里的最后一天,也指最后一天的晚上,故称除夕。泉俗称“年兜”,为一年之中最为重要最为隆重的节日。此时严寒将尽,新春即要来临,故古诗有云:“一夜腊寒随漏尽,十分春色破朝来。”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