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民族管弦乐】台湾民谣“四月望雨”之《月夜愁》

昭华民族音乐2020-05-03 06:54:51

今天请大家欣赏的是由著名作曲家关迺忠先生改编的民族管弦乐合奏《月夜愁》,作曲家用吹管乐和低音声部的音色,突出了月夜的迷蒙;以弹拨乐和笙声部的呼应,释放出迂回婉转的“怨叹”“忧愁”“无聊”的心情,使全曲巧妙地避开了原来歌曲哀伤的小情小调,显现出一种磅礴细腻兼而有之的气势。失恋,似乎也无需过分哀愁。


《月夜愁》是闽南语歌曲之中“四月望雨”之中的一首。“四月望雨”指的便是《四季红》《月夜愁》《望春风》《雨夜花》。它们至今仍然在全世界有华人的地方不时地被记忆着、歌咏着。

《月夜愁》创作于1933年,当时它的词作者周添旺24岁,正值“少年不知愁滋味,欲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当时的台北,人少车稀,幽静的三线路常是情人相约散步的好地方,尤其在月光下更加浪漫缱绻。然而这样罗曼蒂克的气氛,在伤心人眼里看来更是点滴在心头。年少已感的周添旺便以“怨叹月暝”“忧愁月暝”“无聊月暝”,层层诉说对月的忧愁,真切表达失恋人无聊的心情。

这首曲子的谱曲很特别,它一共有17个小节,不合音乐常理的要求。而且还有了3个五音阶之外的fa音,但是淡淡的哀愁,却透过旋律,自然地宣泄出来。 

【视频】《月夜愁》凤飞飞

 

《月夜愁

作词:周添旺

作曲:邓雨贤

 

月色照在三叉路

风吹微微等待的人怎不来

心内真可疑想不出那个人

啊------怨叹月暝

 

更深无伴独相思

秋蝉哀啼月光所照的树影

加添我伤悲心头酸眼泪滴

啊------忧愁月暝

 

甘是注定无缘份

所爱的伊因何乎阮放未离

双屏来分开断肠诗唱未止

啊-----无聊月暝

 

 

英年早逝的作曲家邓雨贤

“四月望雨”这些充满台湾特有情调、让人一听便难以忘怀的悠悠旋律,全都出自于一人之手——作曲家邓雨贤。他在创作上的卓越才华令人为之惊叹,被尊为“台湾民谣之父”。最为难能可贵的是,他的作品总能在巧妙运用西方音乐理论及技术之余,又带有诚挚而朴素的台湾民谣风味,此种中西融合的特有情味,最令后人赞颂不已。

邓雨贤1906年7月21日诞生于桃园县龙潭乡,客家子弟。邓雨贤出身名门望族,世代以书香传家,邓雨贤之曾祖父、祖父及叔公皆曾考取秀才,而有“一门三秀才”的傲人记录。因邓家自古即有“不行医、不当官”之祖训,因此邓家长辈大多以教育为职志,积极为乡民贡献心力。

邓雨贤少时随家人因迁居台北,开始接触闽南语,与以闽南语为母语的同学一同求学,相处时日既久,闽南语已十分流利。15岁时,邓雨贤顺利考进台北师范学校,当时的台北师范学校为了培养出全能之教师,非常重视教师的音乐教学能力,因此,在每间教室里几乎都配置有一架钢琴,这对邓雨贤日后的音乐生涯、歌曲创作有着相当程度的重要影响。

1925年,20岁的邓雨贤顺利毕业,随即被派往小学执教。在当时,若有台北师范学校的台籍毕业生被派任为教师,习惯称其为“训导”,具有所谓文官之资格,任教两年之后,即可身着“文官服”;因当时文官服的帽子及上衣袖子均绣有金巡,因此民间习称穿着此种文官服的教师为“金巡仔官”,在当时众人心目之中,台湾子弟若能成为“金巡仔官”乃是一件极为难能可贵、荣耀之事。当时的邓雨贤,便是这样一位“金巡仔官”。

几年后,压抑不住对音乐的向往与执迷,邓雨贤决定暂时离开妻子,只身赴日本追求更广博、更深入的音乐知识,进入日本东京一家歌谣学校专心研习作曲理论。

出人意料的是,当邓雨贤满怀雄心壮志学成后返台,却发现台湾当时的音乐环境竟无一处可供其发挥长才,邓雨贤只好暂时蜗居于台中。所幸这样的日子并不久长,不到一年,邓雨贤得以一展理想抱负的机会终于降临。

1932年,当时第一首台湾闽南语创作歌曲《桃花泣血记》奇迹似地风靡全台后,不少唱片公司老板对闽南语创作歌曲产生高度的投资兴趣,于是对相关闽南语歌谣词曲创作人才的需求大增。邓雨贤可说是当时台湾第一位既有客家背景,又从事谱写闽南语歌曲创作得作曲家,他上的惊人才华,随即受到当时执唱片界牛耳地位的古伦美雅(哥伦比亚)唱片公司的瞩目。邓雨贤于是进入哥伦比亚唱片公司,成为台湾第一位专职音乐家。

换了新环境的第一年(1933年),邓雨贤就陆续创作出《望春风》《月夜愁》《老青春》《跳舞时代》《桥上美人》等歌曲,四方赞赏声不绝;第二年,又推出《雨夜花》《青春赞》《春宵吟》《满面春风》《碎心花》《四季红》等动人歌曲,一时间人人传唱,与当时的流行歌曲众作家们携手将闽南语歌曲带入百花争妍、耳目一新之美好新境界。

然而,好景不长,1937年,日本正式发动“七七事变”,台湾当局积极推动皇民化运动,规定台湾的曲调需一律套用日语歌词才能演唱。此举无异完全扼杀了当时流行歌曲作家的原创歌曲,也使邓雨贤对大众音乐的期待与希望顿时落空。

当日本军阀陷于战争泥沼之时,不断来台强征台湾男子充当军夫、志愿兵为日本人卖命。而日本了所谓“大东亚共荣圈”之伟大使命,需要制作一些宣传歌曲以激励士气,因此他们首先利用邓雨贤的《望春风》改填上日语歌词,成为《大地在召唤》;之后又利用当时早已脍炙人口《月夜愁》《雨夜花》之曲调,改填上其他歌词,成了所谓的“时局歌曲”。于是《月夜愁》变成《军夫之妻》;《雨夜花》则成了《名誉的军夫》。

于是,邓雨贤那些原本是抒情优美的旋律竟被强制变成了慷慨激昂的军用宣传曲,日本人甚至强迫教唱,企图使每个台湾人民在短时间内皆能朗朗上口。对于自己那些优美的作品遭到污染,邓雨贤虽深感心痛,亦是无可奈何。

闽南语流行歌曲在“皇民化”运动的打压下,渐渐沉寂。1939年8月30日,邓雨贤正式辞去哥伦比亚唱片公司的职务。一家人为躲避空袭,迁离台北,在新竹一个靠山临溪的偏僻山村,和妻子一同任教于芎林公学校,生活十分清苦。

重拾教鞭的邓雨贤,虽然是从繁华的都市搬到穷乡僻壤,但是他对教书一职十分认真尽责。物质缺乏,一切简陋的乡间生活,并不能浇熄他对音乐的热爱与执着,他仍然憧憬未来的艺术生命,时时不忘创作。

太平洋战事趋于白热化时期,邓雨贤原本便已不甚强健的身体状况也每况愈下,加上战时物质严重缺乏,药品奇缺,邓雨贤最终竟未能挨过日本统治台湾的最后一年。1944年6月20日,不幸因肺病与心脏并发症,病逝于竹东,遗下妻子、三个男孩和一个遗腹子,享年仅仅39岁。

邓雨贤不仅作曲之创作才华卓越,于钢琴、小提琴、吉他、曼陀林等西洋乐器上的造诣更是可圈可点、令人赞叹,他用以谱写旋律的工具也多是这些西洋乐器,因此他的作品总能在巧妙运用西方音乐理论及技术之余,又带有诚挚而朴素的台湾民谣风味,此种中西融合的特有情味,最为后人赞颂不已。  


作曲家、指挥家关迺忠,1939年生于北京,父亲关紫翔是知名小提琴家。他自幼随父亲及德国教授古柏克接受严格的音乐教育;17岁进入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1961年毕业。

1961年至1979年担任东方歌舞团指挥及驻团作曲家;1979年移居香港,1986年至1990年任香港中乐团音乐总监;1990年移居台湾,任高雄市立国乐团指挥。曾与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中国广播交响乐团、中国广播民族乐团、中央民族乐团、上海民族乐团、香港小交响乐团、台北市立国乐团、新加坡华乐团以及天津民族乐团等著名乐团合作演出及录制唱片。

1994年移民加拿大,继续从事音乐创作,并经常到中国内地、香港、台湾等地指挥、演出和录制唱片。主要作品包括交响乐4部,各种乐器协奏曲26首,大型乐队作品15首,舞剧配乐3部,交响大合唱3部,中小型乐队作品、各种古典及民间乐曲改编曲、舞蹈音乐及影视音乐等改编曲逾百首。主要作品包括民族交响乐《拉萨行》《丰年祭》《云南风情》《管弦丝竹知多少》,双打击乐协奏曲《龙年新世纪》,古琴与乐队《琴咏春秋》,二胡协奏曲《第一二胡协奏曲》《第二二胡协奏曲——追梦京华》,笛子协奏曲《蝴蝶梦》,大提琴协奏曲《路》等。其中,交响组曲《拉萨行》《月圆花灯夜》《丰年祭》《山地印象》《唢呐协奏曲》《几内亚舞曲》多次获香港作曲和作词家协会颁发的年度最广泛演出古典乐曲奖;交响音画《孔雀》获选为“20世纪华人音乐经典”;《第一二胡协奏曲》入选中国当代作曲家曲库。

2006-2015年获聘为中国音乐学院特聘教授,并担任华夏民族乐团桂冠指挥。 


《关迺忠编曲作品集——台湾小夜曲》

长按上方图片识别二维码


民族管弦乐合奏《四季红》总谱现已出版近百首经典民乐合奏曲首次出版;海峡两岸桂冠指挥编曲;民乐团体演出首选;附分谱及示范音频。

目录:《绿岛小夜曲》《四季红》《月夜愁》《望春风》《雨夜花》《春花望露》《钟山春》《小城故事》《河边春梦》《望你早归》



推荐阅读

点击下方图片即可阅读

▲ 【民族管弦乐】台湾民谣“四月望雨”之《望春风》


▲ 民族管弦乐台湾民谣“四月望雨”《四季红》 亚非拉舞曲:永远的“东方”回忆

品味经典 传播新声
ID:zhaohuaminyue
zhaohuaminyue@qq.com

阅读原文:昭华首页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