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无中取有,亲近生态 ——高校音乐课堂中的原生民歌教学举措

国音爱乐2020-07-20 12:11:13

蓝雪霏(博士,福建师范大学海峡两岸文化发展协同创新中心骨干专家、音乐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民间音乐是中国音乐的基础,是中国音乐的魂魄呈现。在“现代化”全方位辐射下,原生民间音乐已经日渐失去其赖以存活的土壤且随着农猎时代的终结日渐消亡,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挽回的历史必然,但欣赏、学习、继承其优秀传统则是今

天中国人所必须具备的学养,学校音乐教育当仁不让。

 

高校民族音乐教育固然有一些教材或可资参考的教科书,但基于“本土化”的教育理念(诚如台湾政治大学民族学系王雅萍副教授在台湾“原住民电视台”“教育改革——原住民族学校教科书的编写与运用”视频上所说:“以周边生活为中心去编教材就是最棒的教育”“你只要是个教师,你到哪里,都要用当地的东西去教,这才符合以儿童为中心的一个教育哲学”;老师应该把“过去在威权主义教育体系之下所丧失”的“这样的能力找回来”;家长、社区、老师应该成为一个共同体,培养“放山鸡”而非“饲料鸡”“替我们的孩子找到他未来的希望”),更基于研究生教育日趋普及,高质量的教育成为普遍追求的目标——虽然许多地区的原生民间音乐因为“现代化”的高速掘进而基本荒芜,原本浩瀚的各民族不同区域的原生音乐资源由于中国影像音乐学科的空白和音像出版业的忽略而普遍匮乏,音乐教师面临着教材多元开拓进取的困境。

 

笔者认为,在原生民间音像资料严重不足且难以将各民族原生态民间乐人请进课堂时,教师应充分利用教材、教法空间,无中取有,在教材储备、教学实践上尽力倾身亲近生态,尽可能让民间音乐以“保真”的品质进入课堂。兹以本人的原生态民歌教学为例加以阐述。

 

一、教材储备


 

教师平时应努力搜集、采录、储备相关的音、谱、图、文、像资料,以应课堂教学之需。

 

(一) 按图索骥,再见原生残余。

我国20世纪中、末期耗费巨大人力物力编就的各省卷的《中国民间歌曲集成》及此前以中央音乐学院音乐研究所为中心编辑的《民间歌曲》、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四卷本《中国民歌》,还有各省各地区各县市在不同历史时期编印的各种民歌资料,是学校民歌教学,尤其是地方民歌教材得以编就的重要蓝本。虽然时过几十年,当年的演唱者、搜集记录者很多已经无可造访,但教师在教材储备上可以对谱寻声,查找与之相对应的遗存音响,可以按图索骥,再见原生残余,近距离感受过往音乐之特殊韵致,倾听其中充满生气的灵动。

 

1. 寻找相应音像

20世纪60年代中期之前及80年代民歌集成音像资料多保存在省以上相关研究机构和音乐学院,地方的音乐教师要取来用之于教学并非易事,况且许多录音带即使保存在个人手上,也因为没有进行数字化处理业将消磁。面对着风格独具色彩斑斓的各民族各地区的民间音乐,如果没有曲谱和原生音像在课堂上同时呈现,便难以进行有效教学,教师必须想尽办法在以往出版的或未出版的资料或网络中求索曲谱和原生音像,以方便学生一面视听音像音响,据谱张口跟着学唱且分析音乐结构。在寻找与曲谱相对应的音像时常见有几种情况:

 

(1) 曲谱与音像相对契合者

在尽可能掌握不同族群各自最有影响力的乐种的前提下,查阅各方民间乐种的乐谱,寻找与之相对契合的音像,除了不可或缺的乐种或著名乐曲的曲谱,最好以有无音像作为入选教材的首要标准。如笔者从相对集中的音像制品——由伍雍谊任主编,苗晶、杜亚雄、杨少毅、吴志音、袁炳昌任副主编,吴弘音、王益平任编辑,由广西电影制片厂音像出版社出版的《中国传统音乐(资料)精选》和中国音乐研究所、中央音乐学院的部分民歌音响入手,再从上海文艺出版社1982年出版的四卷本《中国民歌》、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研究所1961年编辑的《〈民族音乐〉参考资料之三·民间歌曲》等曲谱资料以及上海文艺出版社1982年出版的江明《汉族民歌概论》、人民音乐出版社1993 年出版的杜亚雄《中国各少数民族民间音乐概述》等等著作中找到与之相对契合的曲谱制成课件进入课堂。当然,若能拥有各省的民间音乐集成的音响资料,那么在各大集成中寻找相对应的曲谱,将更为方便和有效。

 

(2) 曲谱与音像有出入者

由于记谱只是依照某位歌手某次演唱所记录,故教师后来所能找到的音响或许与已经记录发表的这一谱子所据的音响不同;或者由于找到的曲谱所依照的音响虽然与教师找到的音响相一致,可曲谱的记录明显有出入或关键的华彩之处未能记出,故教师还要耗费大量时间,以自身娴熟的民族民间音乐记谱手段根据所得的音像重新记谱或校谱订正。前者如笔者在中央音乐学院就学期间从田联韬教授处转录了一盘珍贵的藏族民歌音响,其中藏族山歌《阿中》与田联韬主编的《中国少数民族传统音乐》中《藏族传统音乐》所载的四川甘孜的《阿中》谱例并不相符。估计甘孜《阿中》谱例所依据的音响和田先生给笔者的这首音响不同,故笔者势必以田先生给的这一首音响重新记谱。后者如笔者对陕西民歌《五哥放羊》、青海民歌《上去高山望平川》、江苏民歌《拔根芦柴花》等的音谱校订。通过这样的工作,学生就能一边听音响一边对谱学唱,而不至于无所适从。

 

(3)有音像有曲谱但不能唱原文者

已经出版的曲谱大多只有汉词或者只有民族文字。可是,用汉词唱不同民族甚至同为汉族却属不同方言区域的民歌显然严重失真,而少数民族文字对于汉人而言无异于天书,改用汉语唱更是贻笑大方。对于有音像有曲谱但不能唱原文者,笔者坚持用国际音标记音。笔者认为,根据音像的唱词记音,即使因为无法找到歌手面对面核对而不尽准确,也总比用汉语演唱更接近原韵,学生看着谱跟着音响就能唱得起来。汉族民歌诸如笔者对浙江的《对鸟》《紫竹调》、湖南益阳的《铜钱歌》、广东客家民歌《桃花开来李花开》,对闽东《真鸟子》《新船落水喜连连》、闽中东部莆仙《兴太山歌》、闽南《灯红歌》《大溪出有西边沙》、台湾(闽南语)《丢丢铜》《车鼓调》《思想起》、闽中三明《庆丰年》、闽西永定《八月十五看月光》、闽北崇安《锁歌》等等不同方言区域不同歌词发音的一一标注。少数民族民歌如笔者依着达斡尔族学者杨士清先生在中国音乐研究所的录音,用国际音标记下了哈库麦《忠实的心哪想念你》《五样热情的歌》和《回娘家的路上》等的歌词发音并重新记谱,且将收入上海文艺出版社1980年出版的《中国民歌3》的这几首歌的现有汉译歌词填入其中。笔者也依照蒙古族歌手宝音德力格唱的音响和由达·仁沁记词记谱、魏·巴特尔译词、达·布和朝鲁配歌的呼伦贝尔草原长调曲谱《辽阔的草原》;依照佚名唱的鄂尔多斯短调《森吉德玛》音响及其在李宝珠、木兰、吕宏久编,由远方出版社2002年出版的《各族民间歌曲选》中的曲谱,以木兰的口述、念音为主要蓝本;依照锡伯族丽梅唱的音响,由何文清原词,依克坦记录、译配的《田野歌》曲谱等已有音响和曲谱重新记音记谱填词。

 

以下是笔者用国际音标从音像制品《民歌中国》第八集《草原礼赞》中记下了令人怦然心动的《土尔扈特故乡》的唱词和曲谱,再将李宝珠、木兰、吕宏久编,远方出版社2002年出版的《各族民间歌曲选》中的《尔扈特故乡》的汉译歌词填入其中。



 

(4)有音像但没有曲谱者

随着对原生态歌唱的音像制品的日益搜得,有很多需要用但不易找到曲谱或没有曲谱的就得动手记谱。如笔者找不到王向荣唱的《黄河船夫曲》曲谱,就自行动手记录;而对于教师个人从“田野”之所获的音响需要补充教材之不足者,笔者更有大量的实践。

 

(5)可以不凭音像歌唱的曲谱者

如若实在找不到相应的音像,有些没有太多“音腔”而因其重要性又必须进入教学的民歌,则可以利用手中的资源加以变通。如笔者所在地福建省方言复杂——除畲族外,其汉语就拥有全国汉语七大方言中的闽方言、客家方言、赣方言、吴方言、北方方言等五种,而单单闽方言又分有闽南方言、闽东方言、闽北方言、闽中方言、莆仙方言等。笔者是闽南人,在上本省各方言区民歌课时,有音响的则先期记音模仿学唱,没音响的遂请不同籍贯的学生先后上讲台当老师,一句一句教会大家方言歌词,讲家乡的音乐文化民俗,然后教师再以自身先后从事过闽台民歌集成的编辑与研究15年的经历,以对各地区原生性民歌的知性感觉套上歌词,把歌完整唱下来,反哺给学生。如若是学校所在地福州民歌,笔者除了平常自身努力学习,也会请来学校本地行政员工担任教师,教学生念唱正宗的福州方言歌词,讲福州地方民情风俗,给学生更直接的在地民歌文化知识。

 

2. 再访健在歌手

民歌集成上收录的民歌演唱者,如果有可能接受探访,就要带学生登门求教,以获得最生动最难忘的学习效果。笔者曾数次带学生登门造访福州民间艺术家刘子明女士。在采访之前,先让学生查找福州地区音乐民俗资料,笔者再将刘老师在民歌集成中所唱的歌谱印发给大家并先教唱预习。到了刘老师家,遂听她讲福州民俗与音乐,讲她从民歌手、闽剧一号主角到群众文化导演,最后是院体工笔画家(乃流落福建省闽清县“四乐轩”刘氏家族大院的清末皇室“格格”画家线云平唯一嫡传弟子)的艺术知性历程;讲老一代文化人老老实实向人民群众学习、扎扎实实“为人民服务”的艺术实践,及当今的她不仅搜集记录了家乡一百多首民歌,每周都还在做义工传承濒临失传的院体工笔画;她的心愿是把她心中的所有阳光和美丽像她的画作一样传递给所有人,尽管她的个人生活曾遭受过非常阴暗的层面(在刘子明的生活处于人间磨难的低潮阶段时,她说:“我关起门来家里一片黑暗,打开门来看到的是阳光灿烂。”她要把绽开的笑容和最美好的东西通过工作奉献给大家!笔者与她共事过多年,为其对待生活的坚强、对待艺术的热忱深度震撼)。同学们在她那里口对口学唱地道的福州地区民歌、学跳福州民间舞蹈,最后观摩她应邀到美国举办个人画展及其后耕耘不止的精美画作。刘老师还留学生在家里吃饭,在本人倡导下学生遂操起厨具演练田野“融入”本领。刘女士地道的民歌演唱与言谈中闪烁的人性光辉、无怨无悔的艺术奉献精神给了学生最具体最生动的德、学教育。学生们不仅感受了正宗的福州民间艺术,更是惊叹刘女士82岁高龄生命居然如此美丽。探访现场学生与刘老师展开了互动讨论,过后的课堂汇报中学生说:“刘老师是个传奇!”“刘老师不仅给我们艺术的魅力,刘老师崇高的艺术责任感和人生价值观更给了我们一股强大的正能量……”

 

1拜访民间艺术家刘子明女士(2012

 

教师还可以打探未被载入音乐集成的学校所在地的民间乐人,带领学生造访。如笔者在给闽南师大艺术系上《音乐学位论文写作》课期间,路上曾与背着月琴穿着汉装的老人擦肩而过,由于专业敏感性笔者马上掉头追寻——要知道当地几十年来在街头弹月琴唱歌子已经基本绝迹!通过交谈确认遇到的就是歌手而且了解其即将演唱的时间地点后,当即喊来该校教师一起摄像采访。结合《论文写作》课的调查实践部分,笔者也带领学生到公园听芗剧清唱,到华安县畲族山上听畲歌。

 

(二)寻机调研,增添鲜活资料

 

面对着教授中国广阔的汉族各地区民歌与55个少数民族民歌需要大量鲜活音像的挑战,笔者认为应该积极利用各种省外学术活动机会,见缝插针录制现场音像。

 

1. 利用开会机会,录制与会各族歌手音像

学术界除了每两年各一次全国性的传统音乐学会和少数民族音乐学会年会,还有间插其间的各种学术研讨会,这些研讨会多有安排原生态民间音乐歌舞展演或安排会议代表到族群村寨实地考察民间歌舞项目。“原生态”表演是个不可错过的录像机会,笔者每每利用这样的机会,或集中性或个别性采访录制各民族各地区的民歌手的歌唱。集中性采录,比如2004年在山西左权召开的“南北民歌擂台赛”大会上,本人努力查找各民族歌手的驻会宾馆房号,利用大会学术活动安排空间造访湖北土家族、四川黑水县藏族、甘肃裕固族、新疆哈萨克族、云南傣族等民歌手,录下他们充满灵性的演唱,并按照习惯为他们拍照然后寄给他们(后来不想却收到黑水县藏族歌手回信,说照片收到了,并说他们被拍了无数次照片,可是没有一个拍摄者给他们寄过照片,谢谢我;我也给他们回了信,我说我也拍了无数歌手的照片并寄给他们,从来没有人给我回信说收到了,当然我很体谅农民兄弟回信的不便,谢谢他们!——我们达到了学者与歌手之间的“和谐”!),而后将这些资料作为宝贵的课程资源。个别性采录,则利用会议所在地的民歌资源,见缝插针地采录当地民族歌手之所唱,如果有条件,尚可多留几天,便寻访当地的民间音乐家、学者,以增进教师自身对少数民族音乐文化的认识。比如笔者在2008年内蒙古“第五届草原文化百家论坛”会议结束后,就曾特地留下来观摩会演,聆听蒙古族长调,拜访蒙古族音乐学家扎木苏和木兰老师。内蒙古纷繁靓丽的长调歌手及其歌唱令人切切实实地感受到蒙古族艺术之美,从而惊叹蒙古族人民的音乐天才及其智慧创造。在与扎木苏老师的交谈中,我们能够看到一幅幅内蒙古草原的风俗画,能够窥探蒙古族音乐后面所隐藏的文化奥秘。我们为扎老师深厚的蒙古族生活、艺术积累所折服,我们从扎老师丰富的研究经验中学到很多。从木兰老师那儿我们聆听了许多原汁原味的歌唱,理解到蒙古族民歌丰富深沉的内涵。我们请木兰老师一个字一个字清晰地念说歌词,解释每个音节的汉语含义,尽可能将歌词的记录工作一次性地在现场就地解决而不再返工——因天南地北时光飞逝,事实上很难有机会再对原歌手进行回访;而旋律部分则可以在日后详加校录完善再付之课堂。通过教师这样的“终身学习”和有效劳动,学生的收获是看着书上的蒙古族音乐介绍和跟着曲谱干唱所不能“同日而语”的。

 

2. 利用课题研究、讲学等机会,录制各种音像

高校教师多有科研课题在身,课题的先期准备大都要做调查,可以利用课题调查机会录制各种音像选择性地进入课堂。教师也常有被邀请外出讲学的机会,可以利用相对充裕的时间,进行在地音乐资料的收集并对在地音乐进行探访采录。如本人在做有关畲族、瑶族、壮族、苗族、台湾少数民族等南方民族音乐课题和赴台湾讲学时,收集、拍摄下大量音像,本人即时、不断地将这些资料放进PPT课件。因这些音像是教师本人亲力亲为而得,必然有教师付出的辛劳和在课题研究上的深切感悟,故教师在对这些民族音像进行讲解时必然满含学术激情,且会将音乐调查中所见之具体事例、所感之经验教训、所忧之社会现象统统外化于生动的语言和惟妙惟肖的歌唱、舞蹈,其对学生的艺术文化感染力自然不言而喻。

 

(三)突出本土,编制生态教材

本人在本科生的《中国民间音乐概论》、硕士生的《汉族音乐概论》《中国少数民族音乐概论》教学中均专门编印谱例集、编制课件。在汉族民歌、说唱、戏曲中加入相当部分的闽台各方言族群音乐;在硕士生的《少数民族音乐概论》教学中编进了畲族、台湾少数民族的诸多音像曲例。这些音谱多为笔者从青年时代从事该领域以来对在地音乐学习、研究的结晶。有些原声录音带业已消磁,但却是笔者当年从事闽台民歌集成作搜集记录和音谱校对时印刻在脑海里无法抹去的声音,如闽南民间游吟歌子、20世纪20年代的“锦曲”时调、漳浦县云霄县喝天搅海的龙船歌等等,其生动的气韵现在大概唯有笔者能够“喊”得出来;而关于台湾汉族福佬系、客家系和少数民族不同族群的民歌,笔者凭着30多年来不间断的学习,也能通过教材将其精华生动地传达教授给学生。

 


 

二、教学实践


 

(一)课堂学习

1. 模仿原声习唱

民族民间音乐课堂教学应拒绝歌星、歌唱家演绎的民间音乐作品。在没有艺人进校条件的情况下,教师就要认真研究原生态民歌的唱法及润腔,尽可能模仿原生态音像,学会民间唱法,而后引导学生掌握原声韵致。如藏族、蒙古族对着蓝天白云、穿透力极强且伴有喉颤装饰音的自由高亢的歌唱,用模式化了的“民族”唱法来习唱显然失效,这就要求教师“以身试法”加以模仿实验,待成功后再反哺给学生。

 


 

2. 模仿原生音像起舞

在人类文化习得早期,歌舞乐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三者是一体的,可由于社会的进化、歌舞乐的职业化而分崩离析各自为政。国学大师钱穆就说:“文化异,斯学术亦异。中国重和合,西方重分别。民国以来,中国学术界分门别类,务为专家,与中国传统通人通儒之学大相违异。循至通读古籍,格不相入。此其影响将来学术之发展实大,不可不加以讨论”(钱穆:《现代中国学术论衡》,长沙:岳麓书社,1986年,第1页)。而美国著名学者安东尼·西格教授2004年11月在中国音乐研究所的讲学也对此进行了反思。他说:“美国有一首儿歌,说一个鸡蛋掉到地上,碎了,没有人能把它恢复原状了,艺术本来是完整的,现在被我们像摔鸡蛋一样给打碎了,我们花很大的力气,用跨学科的办法,想把它们重新整合到一起。在学校里,用了很多方法把音乐、舞蹈、文学、历史整合在一起”(孟凡玉:《音乐和舞蹈人类学:关于表演人类学的研究——安东尼·西格在中国艺术研究院的学术报告》,《天津音乐学院学报》,2005 年,第2期,第61-67 页)。

 

我们的音乐课堂应该还原乐舞整体的文化性。所以,我们不仅要了解音乐背后的文化密码,还要尽可能按照原生态模唱、模奏、模演、模跳,让学生获得原生民间艺术的全方位感悟。在笔者的课堂,学生不是坐着,而是站起来随着音像歌舞,要走出教室,到小河边大树下边唱边跳,领略民族歌舞的风韵。为了学习更好的民族歌舞,笔者曾经请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硕士毕业在本院工作的马俊强老师来教我们跳朝鲜舞,也请舞蹈专业的学生沈群来教我们跳蒙古族舞、藏族舞。由此,学生们更能掌握不同民族歌声中的不同律动和风采。

 

2 请舞蹈专业学生辅助蒙古族乐舞教学(2015

 

(二)田野考察

1. 住居式:深入民间做“局内人”

以往笔者每年都要带学生到各地做“田野调查”。每一次下乡之前,我们都要先行了解当地的历史文化习俗,学会当地的民歌。到了目的地,我们就会用民歌与村民交流。村民们听到、看到他们的音乐居然进入高校课堂受到尊重和推崇,其自豪感油然而生,遂与我们拉近了距离。2000年秋冬的闽东连江县小沧乡七里村之行,就是一个典型例子。硕士生李梅和杨青在畲屋的天井中唱了畲族的“连江调”,得到小沧畲族的鼓掌认可;博士生张君仁在酒会上用一个连江音调旋转口舌——一定区域限定的族群往往就唱一种音调,可歌词却应景而生无穷动,我们只会一首原生歌词,所以无力对口应答,幸亏张博士妙舌生“花”挽救残局且与族人推杯换盏开怀畅饮而逗乐了畲族兄弟,故畲族人硬是把我们留下来住居。由此,我们穿了“凤凰装”,梳了“凤凰头”,在畲家体验着畲族人日常的生活与歌唱,探寻着畲族音乐背后的文化密码。

 

3 住闽东连江县小沧畲村做畲家人(2000

 

2. 蹲点式:考察民俗音乐专场

我们到“田野”考察,有时因为人多只能选择附近小旅馆住宿,然后天天早出晚归进入现场做整个民俗音乐项目的“蹲点”考察。有时人少,也是走村串户,店前街头随机访谈。如笔者带学生到闽南考察“踏火”“送王船”做醮仪式,我们一早就扛着摄像机进入现场,当道士们走村串户驱邪时,我们跑前随后,摄下游村队伍的威仪和入室作法(歌舞)的曼妙;当村民将自家荤素大餐桌轮番集中到广场敬献瘟神时,我们拍下了无数头插大红花、颈戴金项链、耳贯金耳环的大肥猪和精致亭台楼阁“环境”中的琳琅花果;当道士们敲响着喋喋的“四块”(两手各置两块响板随着双手颤动发声)扑腾穿花时,我们见识了艺术在宗教中的力量;当全村男性村民抬着菩萨、抱着男娃、赤着双脚从燃烧的炭火上呼啸而过,当满载着食物金箔的王船被拥戴着到江边焚烧时,漫天的火光让我们和村民一同沉浸在摧枯拉朽的涅景象中——蹲点式的民俗音乐考察,带给学生的是前所未有的震撼。

 

而2007年秋笔者在完成文化部“民间音乐现状调查”子课题时带着硕士生陈江南、梁莹莹进行闽东畲族民歌考察,则是顶着强台风和泥石流的危险进入一个又一个村落,亲眼见证了畲民当下歌唱因农民工的带动意外出现“星火燎原”的壮观场景,学生因此收益良多。

 

4 带研究生在闽东畲村店头调查畲族民歌(2007

 

3. 跟踪式:参加相关部门举办的民俗音乐活动

当教师有机会应邀参加与课堂相关的社会活动时,便可跟踪活动日程,带领学生一起参与。如2008年笔者应福建省台联之邀作为嘉宾参加在福州举行的“台湾少数民族丰收节”电视座谈会,当笔者了解到丰收节还将拉到厦门继续举办时,在征得主办方的同意后带着不同专业的15位学生来到厦门采录阿美族多声部民歌。

 

5 带研究生参加“首届海峡两岸少数民族丰收节”采访台湾阿美族多声部合唱(2008

 

(三)室内外研讨

课堂上所布置的背唱、查阅相关资料、写调查感想都要在下一次讨论课中解决。于是我们的讨论课地点不仅设在室内,还延伸到室外。

 

室内研讨有着主题集中、态度严谨、论述条理、时间紧凑的优点,大家直奔主题,通过陈述观点,或引发辩驳而互受启发,获取深刻认知。室外研讨能激发大家的学习热情和丰富的想象力。小河边草地上,学生伴随着灵感的到来,歌声更加厚实,思想更加活跃,讨论起来更加热烈、生动。

 

6 到室外研讨去(2013

 

三、社会责任

 

当教师和学生一起打开中国传统音乐宝藏时,不应该仅仅停留于自身课堂知识的习得,还应该同时关注身边社会文化的发展,以传扬优秀传统音乐为己任,将我们的知识化作为推动社会进步的力量。

 

(一)拉近教育与民间的距离,弘扬在地音乐

我们尽可能时时保持学校与周边文化、民族部门的联系,积极争取机会参与地方的民间音乐活动,在保持课堂活力的同时又拉近音乐教育与社会文化的距离,推动社会对民族音乐、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普遍认知度,提升传统文化在国民心目中的地位。2001年春,笔者曾带领本专业的所有硕士博士研究生参加闽北顺昌县“首届畲族文化艺术节”。在火车上我们不仅要学会顺昌当地的畲歌,我们还要练唱各地不同的畲歌;在大会舞台上我们通过倾力演绎畲歌的多彩,表达对畲族文化的充分尊重与推崇。2008年秋冬在闽南龙海县罗坑村的“烧王船”做醮活动中,我们一边目瞪口呆地见识了道士飞腾道袍的作法歌舞,一边也跟民间乐队一起开唱歌子“七字子调”。2015年冬在福建省民族研究会成立活动中,我们以闽台多民族的优美歌声表达了我们对民族研究事业的热情支持。

 

7 在福建省民族研究会晚会上演唱闽台少数民族民歌(2015

 

(二)拉近海峡两岸的人心距离,挥洒独特能量

笔者因为长年耕耘在闽台民族音乐研究领域,故每当笔者有机会与海峡对岸的少数民族在一起联欢时,笔者就会展示20世纪70年代末福建省文化厅以高鸣(高鸣为越剧电影《红楼梦》两位作曲家之一,因其过去跟随尹桂芳芳华越剧团“支援前线”来闽而被电影“隐名”,退休回沪后经过交涉,《中国戏曲集成·上海卷》、中国音像出版社出版的DVD封面均已补上高鸣的名字)为主的台湾少数民族民歌搜集记录小组的工作成果(其时笔者刚到福建省文化厅工作不久,因高鸣先生与我住同栋楼使得我有机会领略“高山族”民歌的风采,并参与高先生《台湾民歌选》[上海文艺出版社1980 年版]中的闽南话翻译和少量记谱,后来居然被“高山族”民歌“诱惑下海”,参加了轰动一时的“高山族”《杵乐》的编演和乐器制作而坠入中国传统音乐研究学海),台湾少数民族与会人士都会无比诧异海峡彼岸怎会有人唱他们的歌。在“海峡两岸少数民族丰收节”联欢晚会上,我与学生怀着对彼岸民族艺术创造力的敬仰,以男女声领唱、齐唱、对唱的方式演唱了台湾阿美族、排湾族、泰雅族、卑南族等多首民歌时,在场的台湾少数民族非常感动,他们说没想到在大陆会有人将他们这么多歌带进课堂教给学生。一位女士激动地把她身边仅有的一个小竹器送给我们作为纪念,其他人士则紧紧握住我们的手连声说谢谢。

 

8 台湾少数民族送给我们满怀感谢之情的小礼物(2008

 

(三)关注非遗,关注农民工歌唱,感悟责任担当

我们学习传统音乐,不仅需要从中汲取丰富营养,建造中国人自己的音乐大厦,我们还要理解不同文化之所以然,增进不同文化之间的交流和发展。因此,除了课堂上的努力教学,我们还要尽可能关注身边的民族音乐变迁,带领学生走进社会,体察民情,为非物质音乐文化遗产的继承发扬工作尽自己一份力量。

 

闽东农民工为了缓解到城里打工的各种压力,自动聚集在某职工宿舍地下室对唱畲歌,改变了政府每年举办“三月三歌会”贴钱请歌手来参加,可三月初四畲歌立马消失的局面。笔者于2006年“三月三”之前带领师生一行18人奔赴闽东畲族农民工歌场。我们为畲歌因生活需要再度热唱而震撼,为农民工兄弟歌唱环境之危险恶劣而担忧!笔者除了在《人民音乐》发表文章、通过无党派人士建言渠道进言、利用各种研讨会再三呼吁当地政府重视农民工的音乐生活问题,还希望政府解决畲族农民工的歌唱场地问题,虽然人微言轻,一直没有成效,但我们教给学生的是作为学人的一份社会责任担当!

 

9 带领学生进入环境恶劣仍火爆的畲族农民工歌场(未入画面之左后右全是人)2006

 

教学的卓有成效虽是教师与学生通力合作的结果,但起重要作用的是教师爱岗敬业的责任心、开拓进取的学术态度和扎实有效的专业付出。

 

 

 

原载《中国音乐》2016年第3期,本文经作者授权编辑转载。



国音爱乐

投稿及合作

digital_music@163.com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