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龚蓓苾,不老的文艺脸

文艺sao客2020-06-05 12:52:26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玮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新媒体编辑:吴冬妮


很多年轻观众认识龚蓓苾,大多是通过这几年热播的古装剧,《秦时明月》里的雪女、《幻城》里的冰族王后、《择天记》里的白后,以及正在优酷播出的剧集《烈火如歌》中的反派人物暗夜绝。


而在很多80后心中,龚蓓苾则是中国最早的偶像剧女演员之一,极有辨识度的美和气质也是不少文青的心头爱。上世纪90年代末,“青春偶像剧”的概念刚刚兴起,她相继参演了《京港爱情线》《将爱情进行到底》等作品,成为一代人情窦初开的懵懂回忆。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2004年,龚蓓苾和导演伍仕贤结婚,2005年两人合作了经典爱情电影《独自等待》,该片也成为其演艺生涯中的一部重要代表作。随后,龚蓓苾主演了电影《爱情呼叫转移》《B+侦探》《保持通话》,及与奥斯卡影帝凯文·史派西、吴彦祖联合主演的《形影不离》。


随着儿子的出生,她逐渐减少了接片数量。而回想起当年的“玉女”生活以及《独自等待》带来的光环,龚蓓苾说,她很高兴自己在年轻的时候演过那些肆无忌惮的青春以及简单纯粹的爱情故事,如今的她有时候也会想,什么时候再来一部代表作呢?但是她并不纠结,“什么年龄,什么状态就演什么角色。每个角色都有光芒。”



演古装IP,是如今的潮流


出演《烈火如歌》中不择手段的暗夜绝,是龚蓓苾第一次演反派,以至于儿子最初都不能接受,“我跟儿子说这次演个坏蛋,他马上脸色变了,总在问我,妈妈你为什么演坏蛋。”



龚蓓苾开始对“反派”也是有一点抵触的,以为演了坏蛋就要被人扔鸡蛋,后来她想开了,“反正我也没有演过。到了我这个年龄,会有什么都想尝试一下的冲动。”


这几年龚蓓苾接连出演了多部古装大IP作品。2016年,龚蓓苾在《秦时明月》中塑造了雪女一角,以丝绸和箫做武器,轻歌曼舞之中杀人于无形;



《幻城》中,龚蓓苾扮演冰族母仪天下的冰后;



《择天记》中则出演持家有道、端庄大气的白后。



龚蓓苾坦言,古装剧确实有它独特的魅力,要求人物的气场比较大,她演的女王、雪女等都是很酷的角色,“而且大IP确实关注的人多,跟年轻人接轨。现在(影视剧)大方向是这样的,我也不能逆着潮流走,不能总在家里憋大腕儿。”



高中就演电影

唱着童谣考入中戏


龚蓓苾出生于福建石狮。高中时,她就在米家山的发掘下,和张国立合作了她人生中的第一部大银幕作品《你没有十六岁》。之后,龚蓓苾考入了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成为福建省第一个考上表演系本科的闽南人。那个时候虽然已经演过大银幕作品,但龚蓓苾对自己依旧没有太大信心。



回忆起当年考中戏的场景,她说,就算在最基础的考核项目唱歌上,也没有优势,中戏喜欢大嗓门,而她是中音。“当时有人给我出主意,说我可以唱家乡的歌,‘天哦哦’那一类的童谣,我唱了,果然得了高分。”


福建人说普通话很痛苦,考朗诵的时候,龚蓓苾就选了《猴吃西瓜》,学各种各样的猴,用语音表演掩盖语言的缺陷。


参加完中戏的考试,老师问她,你还去考北京电影学院吗?龚蓓苾在之前已经被友人叮嘱过,如果老师这么问,就说其他学校都不考虑了。但她当时还是说了实话,“我说老师,我从福建来一趟这么远不容易,还是要去考的。老师说你就直接回家准备文化课吧。我听了特高兴直接就回家了,我妈还说我好傻啊。”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因为青春、靓丽的外形,1997年,还在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上学的龚蓓苾就与香港的一家经纪公司签约,接拍了偶像剧《京港爱情线》。当时她的经纪人正是如今唐人的老板蔡艺侬。1998年,龚蓓苾主演了电视剧《星星月亮太阳》以及动作喜剧片《杭州王爷》,成为“玉女”代言人。



不是“玉女”

最反感被叫“花瓶”


尽管学生时代就签约了经纪公司,但“玉女”路线并不是龚蓓苾喜欢的风格。在和香港公司约满后,龚蓓苾做了一段时间的“个体户”,没有经纪人,遇到片约就自己去谈。

  

直到2001年,她碰到了一部改变其人生的作品——由伍仕贤执导的短片,她放下“玉女”形象,在片中扮演了一名大巴车司机,龚蓓苾同时也是该片的监制。那个时候,很多作品找她就是冲着她的外形,而她则早已厌倦了在剧中摆摆造型、谈情说爱的风花雪月,龚蓓苾想转型。“我一听到那个故事就很感兴趣,还跑去找了很多大巴司机聊天。那个时候我和伍仕贤还是男女朋友关系,我说咱们拍吧,我可以帮着出钱。”



其实,龚蓓苾骨子里是个性格豪迈、洒脱的姑娘。中学时她曾经是全市百米短跑纪录的保持者,13秒多,在石狮市保持了十年多的纪录。“我那个时候在赛场上一走出去,根本都不看别人。我一直觉得玉女跟我的性格不搭,我性格中有很强的一面。”

  

龚蓓苾说,“后来,去参加观众见面会,一些老太太看过片子后觉得我很可怜,会过来抱抱我。包括我爸,以前他从没说过我演戏好,这次也夸我演得好。”她说自己很反感别人说她是“花瓶”,而这部短片给了她一个突破,感觉门一下被打开了。



结婚多年

依然每周约会一次


2005年,龚蓓苾和伍仕贤又合作了电影《独自等待》。此时两个人已经从男女朋友发展为一对恩爱夫妻。龚蓓苾扮演的李静是一个对爱情执著付出的女生,这部如今在豆瓣评分8.1分的国产爱情喜剧电影,也成为了众多80后心目中的恋爱经典。



说起爱情,虽然已经结婚多年,但龚蓓苾和伍仕贤一直遵守着每周一次二人约会的浪漫习惯,并且每年会去不同的地方度假旅行。称赞他们是模范夫妻,龚蓓苾哈哈大笑,说,“我们其实也会吵架的,但冷静下来后,一定会和对方道歉。当有一方特别着急、紧张、慌乱时,另一方一定会强大起来,照顾安抚另一方,我们就是这样。”在龚蓓苾看来,夫妻的相处之道非常简单,两个人只要人生观一致,生活中其他的摩擦都可以化解,“有脾气的时候大不了吵一吵,彼此哄一哄。”


龚蓓苾和伍仕贤


龚蓓苾说,自己和伍仕贤都是爱浪漫的人,会固定留给两人独处的温馨时光,“公婆会帮我们照看一下宝宝,我们就可以出去约会下。可能行程很简单,一起看场电影,然后吃一顿好吃的。我老公在家有一个‘伍伍电影院’,有空都会拉着我一起看片。其实也是夫妻俩一段很温馨的共处时光。我觉得即使在婚后也要懂得经营浪漫。”



未来

计划教儿子说闽南话


2012年,儿子的诞生让龚蓓苾开启了人生的新篇章。龚蓓苾说,生下儿子后,夫妻俩一起做了个决定,在儿子还很小的一两年中,两人一起放下工作在家里专心陪孩子,“人生的每个阶段有不同侧重点,这几年我们就全给了孩子。做演员年龄大了可以演老一点的角色,但孩子很快就长大了,错过就错过了。”


龚蓓苾和儿子。图片来自艺人微博


为人父母方面,夫妻俩也很默契,“在宝宝的问题上,只要有分歧,我们会先协商一个结果出来,即使有不愉快时,也从来不当着孩子面争执。”


儿子现在五岁多,在家说三种语言,奶奶跟他说波斯语,爷爷爸爸说英文,龚蓓苾和他说中文。龚蓓苾笑着说,自己想等儿子中文再好一点就教他说闽南话。



新鲜

问答


新京报:你以前拍现代题材的作品居多,这几年接连演古装剧,会觉得有什么不同吗?


龚蓓苾:古装戏和现代戏的表现方式还是不太一样,古装戏说话要摆酷,不说话的时候眼睛偶尔一瞟要有侠气。《秦时明月》是我第一次演大古装剧,也是蔡艺侬找的我,她说你试试演古装没准能打开一片新天地。开始拍的时候,监制就过来跟我说,你状态不对,我那时特头疼,赶紧翻出《东邪西毒》《英雄》看,找到了那种气势,说话都不看着你,端着、提着气。和现代戏的表演方式很不一样。



新京报:未来有什么想演的角色类型?


龚蓓苾:其实当时我还去《阿凡达》试过镜,但那个时候我英文不好。我去试镜的时候,其实导演也没想好,各种肤质的女孩都有。去了才给剧本,结果好多英文单词我也不明白,现场查单词,想想,英文说不明白很痛苦,还是算了吧。不过也是一段挺有意思的经历。


我现在还是想演现代题材作品,想演那种比较酷的角色,很帅的女性,比如邦德女郎。还有就是想演张曼玉《清洁》里那种人物。


新京报:你觉得伍仕贤最吸引你的是什么?


龚蓓苾:生活观念甚至人生目标。他会觉得工作只是一部分,并不是人生的全部。他不是那种会为了工作而忽略生活的人。他是一个有童心的人,很热爱生活,这一点我们很一致、和喜欢的朋友在一起做有趣的事情,这是我们共同的志向。





输入关键词查看精彩内容


逼 死强迫症丨高端吃货丨成人学英文丨精神处男看高中女生丨阴三儿丨奇葩道具保存丨艺术品成emoji丨最美50书封丨恐怖片教父|50岁芭蕾 天后丨妓院里的艺术丨真正的民谣|伪作大师丨跟剧照学拍照丨AV女优的真实生活丨中国最文艺美术馆丨欣赏裸体画的正确方式丨最励志自拍丨你的姓对应的杀手 丨照片变海报丨银河映像丨偶戏大师丨文艺片女王丨身价几十亿的乐队丨冰火花式死法丨中国最懒最穷艺术家丨文青测试丨陈粒我爱我家总摄影丨人艺最纯老炮儿丨最难聊的社恐艺术家丨当代戏剧30年记录者丨陈佩斯宠物经丨椎名林檎丨写尽SM的作家|与向京聊欲望|中国最毒舌影评人|任素汐|华语歌手爱撑伞|好妹妹乐队|钟立风|王梵瑞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