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在小小的房间里,体验百态人生.

侃戏2021-02-17 12:09:53



冯唐说去除妄念最好的方法有两个,


第一个,有时间去医院的重症监护室看看,


第二个,去坟墓看看。


医院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人世间的百态,在几个小小的房间里展现的淋漓尽致。


在医院待久了,不想“铁石心肠”都难。


第一次见到小梦时,她低着头,长长的刘海遮住眼睛,默默不语,两只手无力的垂着,手臂移动困难。


我蹲在地上,尝试跟她交流。


“小朋友,你几岁啦”


“......”


“哪里不舒服呀”


“......”


在这几分钟里,她连头都不曾抬起来。


后来从老师那里得知,小梦一个月前骨折,手臂脱臼,直到现在才来就诊,手臂已经丧失了活动的功能。


回到家,跟妈妈说起这件事,


妈妈看着我义愤填膺的样子,轻轻的说:


可能这个家庭比较困难,拿不出这笔钱。


听到这句话,我愣住。


是啊,这个世界上,不能理解的事情背后,必然都会它的一套逻辑。





阿婆因为脊髓压迫神经而来做针灸治疗。


相熟之后,阿婆开始跟我们拉家常。


每次治疗结束,阿婆都会向我们说谢谢。


在我们忙的团团转转,一个上午基本都在站着的时候,阿婆会跟我们说辛苦了。


年后,阿婆给科室所有实习医生发了红包,并说了谢谢。


我很开心,无关钱,这种被认可的感觉真的很好。


基友第一次单独做婚礼,不尽完美。


新人给了她一个红包,数目不大。


她兴奋的哇哇直叫,这种成就感,岂是金钱可以衡量。


哥哥和嫂子都在医院工作,


嫂子会因为没能从死神的手里抢回病人而愧疚和懊恼。


哥哥很无奈的说:


在急诊就是这样,每一天都有人死,能救一个是一个。






当然,并非所有的患者都是这么善解人意。


既有因为长时间等待而大闹科室的患者,


也有辱骂医生的患者。


在医患纠纷愈演愈烈的时代,


身为医学生,在医院的这一个月,想要向大家传达一些我看到的、我理解的、我感受到的,关于这个行业的一些东西。


老师每天八点半到诊室,直到中午12点,才喝得上一口水。


一天下来,基本都是在站着。


医院的床位就这么多,每个人都在等待。


至于有些人所说的胡乱检查,胡乱收费,


医院就只有那几张床,那几个仪器,那几名医生,而病人是无限的,


上午做的CT,下午才能拿,


若不是必要情况,大部分的医生是不会让患者做这些检查。


还有,医生不是神,


检查,是为了减少误诊率。


医生个个都是腰缠万贯的土豪,


他们只是拿了他们该拿的工资罢了。






我还记得“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责任感,


还记得老师上课时的教诲,


还记得医者仁心,


我相信,大部分的医生都谨记。


以上。


最后,给大家推荐两部我很喜欢的电影:

《冈仁波齐》

《大佛普拉斯》

还有一个我很喜欢的客家民谣歌手:

林生祥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