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讲述 三个被遗忘的大师,撑起了整个台湾民歌时代

文艺2020-05-21 06:54:42

1975年6月6日,台湾大学生物学院的一个研究生在台北中山堂的一场“现代民谣创作演唱会”上,演唱了八首来自余光中《白玉苦瓜》诗集中的诗作。


他大概不会想到,这一次演唱,竟拉开了一个时代的序幕,引发了一场音乐革命。


时光如同白驹过隙,不知不觉,台湾民歌运动从发起到现在,从胡德夫到李宗盛,已经走过了四十余载的悠悠岁月。


△胡德夫


这四十余年来,台湾民歌伴随了一代代人走过青春岁月,走过年少懵懂,走过迷茫慌乱,走至淡然释怀。


这大概就是民歌的魅力,任岁月流逝,它却永远保持着打动人心的力量。


那是一种永恒的诗意和惆怅,在时间的长河中铺展开来,生命中许多美的人和美的事,树、云、花鸟、星光,都纷纷倒映在其中。


风一吹,便伴随着温暖的日光,一同荡漾。而最耀眼的光芒,永远都只属于他们。



李泰祥:诗歌的情人,曲高而不和寡 


在那个哪里都不能去的年代,李泰祥的《橄榄树》呈现了一个遥远的梦想。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我的故乡在远方

为什么流浪

流浪远方


这首《橄榄树》,由三毛在1973年用英文写下,民歌手杨祖珺翻译,李泰祥在1977年谱上曲,1979年钦点齐豫演唱,成为台湾民歌时代的巅峰之作,也让齐豫一举成名。


△李泰祥


谈及台湾民歌,我们绕不开李泰祥。


这位业界的音乐泰斗,一生创作近千余首歌曲,见证并亲历了台湾民歌的发展史。


1941年2月20日,李泰祥出生于台湾台东县一个阿美族的原住民家庭,自然原始的生活方式,孕育出他诗一样的情怀。


受父亲的影响,自小与小提琴结下不解之缘。


在受过多年正统音乐教育后,他试图在正统与通俗,流行与古典之间架起一座新的音乐桥梁。



1976年,李泰祥举行“传统与展望”音乐会,主题是“中国民歌之夜”。


彼时,杨弦刚刚发表第一张专辑,胡德夫与李双泽则刚刚开启“唱自己歌”意识的觉醒。


而自这一年始,李泰祥进入了音乐创作的高峰。


在之后的十年中,李泰祥创作出《橄榄树》、《欢颜》、《走在雨中》、《告别》、《轮回》、《你是我所有的回忆》、《岁月与酒》……


同时,还造就了一大批实力唱将:齐豫、叶倩文、潘越云、唐晓诗……


△齐豫


李泰祥将徐志摩、郑愁予、席慕容等人的诗改编成音乐,形成独特的民歌艺术新风格。


《错误》中,他是打马而过的过客;《雨丝》中,他是雨中结着哀愁的恋人;《水云游》中,他是寄情于山水的隐士。


有人把李泰祥称之为“诗歌的情人”,因为没有哪一个人能像他这样,把诗歌和音乐结合得这么完美。



1988年,李泰祥患上了帕金森症,但他却把这场疾病当作一场激励。


他深知时光飞逝,不敢有片刻停歇,和死亡进行着一场搏斗。


民谣专辑《少年 心事》、胡琴与电子合成器的专辑《山连水,水连天》、钢琴与管弦乐作品《山、火、流云》。


为许景淳制作闽南语专辑《真想要飞》、《你来自何方(台北到上海)》。


文学与音乐的主题专辑《偶然与追寻》。


为《情定威尼斯》电影配乐……


1997年,李泰祥获得了台湾金曲奖颁发的“特别贡献奖”。


在乐坛四十余载,尽管饱受着疾病的折磨,但李泰祥从未放弃过音乐创作。


他涉足的音乐领域之广,从流行、民歌、现代诗、原住民,到舞剧、歌剧、音乐剧、管弦乐、协奏曲。在民歌运动中,他更是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2005年,“民歌30”音乐会上,万芳深情地演唱完《走在雨中》,含着泪水向这首歌的创作者李泰祥致敬。


镜头一转,但见穿着一件格子衬衫身形瘦削的他坐在观众席中,同样饱含泪水。时光流转,唯他的深情却永远不减。


然而,这个为台湾音乐、文化作出巨大贡献的大师,却有着十分悲情的晚年。


八十年代,李泰祥常常去国外作交流演出,曾为筹得一张机票,把一张专辑的版权由唱片公司买断,创作力最旺盛的时候,李泰祥的作品版权几乎全被唱片公司买断。



1988年患上帕金森症之后,为了不影响创作,他做了脑视丘下核植入脉冲器手术,胸部植入的脉冲发生器需要隔五年换一次电池。


2009年,患上甲状腺癌,高昂的治疗费用渐渐花光了他为数不多的积蓄,最后他的朋友不得不在音乐圈发起义唱为他筹集治疗款项。


2014年1月2日晚,这位伟大的音乐大师在医院走完了自己波澜壮阔的一生,享年73岁。



他走了,他的音乐却像是开在我们心里的一朵永生花,常开不败。


那是我们时常会会想起的记忆,在那个年代,我们听李泰祥的歌,看侯孝贤的电影,正如龙应台说:


“他们出生于村落泥土,历经贫穷、战争、离乱,一路走来滋润台湾,使文明更丰润,文化更深沉,几乎就是台湾整个记忆。”

 


叶佳修:现代的“田园诗人”,乐坛的“高洁隐士”


晚风轻拂澎湖湾

白浪逐沙滩

没有椰林醉斜阳

只是一片海蓝蓝


这首《外婆的澎湖湾》,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风靡海峡两岸,甚至整个华人世界,直至今日,依然温暖着我们的心灵。


潘安邦因为这首歌一炮而红,而叶佳修写下这首歌时才十九岁。


△潘安邦


1979年,潘安邦与叶佳修相识。


潘安邦告诉叶佳修,他的外婆住在澎湖湾上,小时候他每天都到外婆家跟外婆聊天、帮外婆干活儿、挽着外婆的手到海边看日落。


叶佳修为他写下这首歌的当天,他就打电话给外婆唱了这首歌。


后来,叶佳修回忆道,


这是他第一次写别人的故事,他们聊了一个下午,潘安邦把一生中他认为最重要的事都告诉了他,他觉得这种祖孙之间的感情很特别,于是写下了这首歌。


△叶佳修


叶佳修生于台湾花莲,父亲是公务员,外婆是农民,他自幼在农村长大,上大学时才第一次离开农村。


因此,他的很多作品都是乡村题材,他笔下的田园风光美得让人心醉,他被称为“乡村田园歌谣始祖”,也是上世纪80年代台湾“民歌运动”中的领军人物。


1974年,叶佳修考上台湾东吴大学政治系,虽然系主任一再建议他学成之后去美国深造,但他还是走上了音乐之路。


叶佳修大一时创作了第一首歌曲《流浪者的独白》。叶佳修说,他当时喜欢隔壁班的一个女孩,为她写了一首诗。


因为看见自己发表在校刊上的诗被人扔在地上,他意识到要用特别的方式才能让大家感受到作者想要表达的东西,于是他就去报了吉他社。


一个月后,他学会了吉他,并为之前的诗谱上了曲,第一首歌《流浪者的独白》就这样诞生了。


1974年至今,叶佳修创作了近千首歌曲。


《乡间的小路》、《赤足走在田埂上》、《踏着夕阳归去》、《思念总在分手后》、《让我轻轻的告诉你》……


叶佳修说,他心目中对民歌的定义是“唐诗、宋词、人‘民’当家以后的‘歌’”。


他说,他追求的最高境界是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所以,他的音乐总是带给人一种欢快明朗的感觉,他也被誉为“最淳朴最洒脱的音乐诗人”。



八十年代后期,叶佳修逐渐淡出幕前,转向幕后,但从没有离开自己心爱的音乐事业。


他给费翔、陈淑桦制作的专辑,都获得了台湾的销量冠军。


九十年代末,他为了孩子可以接受到不同的教育,移民加拿大,做起了“全职父亲”。直到两个孩子都上了大学,他才回到台湾。


△叶佳修和孩子们


这些年来,他依然在坚持演出,开音乐学校培养人才,做舞台剧和音乐剧。面对当下校园民谣的衰落,他没有不平,而是欣然接受。


尽管如此,但那温柔的晚风、暮归的老牛、牧童的歌声、林间的小径是我们永远的记忆。


那些踏着夕阳归去的日子,也让我们常常追忆。

 



梁弘志:词曲皆佳,多情忧郁的音乐诗人


到如今年复一年

我不能停止怀念

怀念你怀念从前


蔡琴说,没有梁弘志,就没有《恰似你的温柔》,没有《恰似你的温柔》,就没有蔡琴。


梁弘志


上世纪70年代末,民歌开始在台湾大学生中流行。


当时,还是世新大学学生的梁弘志创作了《恰似你的温柔》。写完这首歌后,他征集很多人来试唱,听了好几个女孩子的演唱后他都不满意,于是起身离去。


△蔡琴


轮到蔡琴了,梁弘志已经下楼了,但蔡琴还是用她的方式唱出了这首歌,这一唱便让原本已经下楼的梁弘志又折回来了。


后来,梁弘志又为蔡琴写了《抉择》、《想你的时候》、《读你》等经典名曲,蔡琴成为“民歌天后”,梁弘志也被誉为“民歌推手”。


作为民歌运动中的代表人物,梁弘志短短四十余载的人生中,创作了500多首的歌曲,穿越了整个八十年代台湾乃至香港乐坛的时空,打造了三位台湾女歌手的巅峰:


蔡琴的《恰似你的温柔》和《读你》、邓丽君的《但愿人长久》、苏芮的《请跟我来》。


此外,他还为潘越云创作了《错误的别离》,为姜育恒创作了《驿动的心》,为张国荣创作了《透明的你》,为谭咏麟创作了《半梦半醒之间》、《像我这样的朋友》……


△张国荣、谭咏麟


歌手郑怡曾这样评价梁弘志:


“梁弘志的作品看似无意却有意,表现上没那么困难,却个个是精品。”


其实,梁弘志的作品,用他的一句歌词最能概括:读你千遍也不厌倦,读你的感觉像春天。


他的曲百转千回,他的词清新隽永,词与曲的完美结合,让他的音乐作品成为一个时代的绝响。


在台湾音乐界,梁弘志被誉为“情感叙述的音乐大师”。有人说,如果罗大佑是“大江东去”式的豪放派,那梁弘志便是“杨柳岸,晓风残月”式的婉约抒情派。


他的音乐之中带着淡淡的哀愁,是时过境迁之后,回忆往昔的伤感,绝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他的忧郁都仿佛带着一丝明艳的色彩,虽冷,却不至于颓唐。


90年代,梁弘志渐渐退出歌坛,开始转向写作和公益事业。他陆续出版了数本著作,以散文和诗歌为主。他深入学校,走入孤儿院,设立福音公司。


2004年6月,年仅47岁的梁弘志被查出患上胰脏癌,已是晚期。10月30日凌晨三时,在祷告与祝福中,梁弘志平静地离开了。


但每当我们唱起《恰似你的温柔》,唱起《读你》,唱起《驿动的心》,唱起《半梦半醒之间》,唱起《但愿人长久》。


当我们的岁月变成一张破碎的脸,当驿动的心渐渐平息,我们都会想起他——这个多情的忧郁的音乐诗人。

 


永恒的诗意与哀愁,便是民歌的意义 


岁月呼啸而过,那个充满了诗意情怀的年代永远地逝去了。


而今,我们从那些曾经的歌曲和残存的文字中去找寻有关它一星半点的记忆,依然能依稀看见它曾经的辉煌。


△台湾民歌“三驾马车”,李泰祥、叶佳修、梁弘志。


可那个年代啊,终究是逝去了。我们再也回不去那个年代,就像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李泰祥、叶佳修、梁弘志。


因为他们,台湾民歌得以绽放。因为他们,台湾民歌才如此绚烂。


他们大不相同,却又那么相似。那种带着永恒的乡愁寻找家园的诗意情怀,便是民歌的巨大魅力。


如今,梁弘志离开我们十四年了,李泰祥也走了五年了。台湾民歌时代的“三驾马车”,只剩下叶佳修一人。


可那些歌曲,早在我们的人生记忆中生了根。我们听着听着,就能从中觉出人生的欢喜和哀愁。


每当我们在这浮世中感到疲累之时,不妨停下来,倚着窗,吹着风,看看浮云,听听曾经的歌,怀念过去的人。


来源:淘漉音乐(taolumusic)



《文艺》艺术类栏目合作请联系小编:puzisidian

《文艺》客服微信: yishupin118

合作须知: 转载、授权、投稿请联系客服微信,艺术类栏目合作对象为艺术家、展览展讯、人物访谈等。


底下有评论,你参与了吗?


【文艺】杂货铺子

三店又开张了

扫以下微信进去逛逛吧

注明“我爱铺子”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