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这他妈才是民谣,不是谈情撸管,不是约炮迷药

AMNUA视野2020-05-11 13:49:20

五条人《晚上好 春天小姐》


原 创 栏 目[ 遇 见 民 谣 人 ]



关于五条人一直有这样的一个问题:五条人究竟几个人?一般情况下五条人只有两个人,仁科和阿茂,现在有三位成员主要成员有仁科、茂涛、邓博宇。不过有时候仁科也会给你讲个鬼故事:其实五条人真的有5个人。


阿茂和仁科,来自海丰,住在广州,吉他和手风琴,口琴和母语。这两个在广东海丰县长大的小镇青年一直坚持用广东人都听不懂的母语唱歌,至今发表了三张专辑,分别是《县城记》《一些风景》《广东姑娘》。


《县城记》被评为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第三季度十大最佳专辑。授奖辞说:


“五条人乐队的处女作《县城记》是国内第一张以汉语系小语种方言演唱的民谣唱片,他们操持的方言福佬话是闽南话的一支。五条人的两名队员阿科和阿茂在广东东北的海丰县长大,《县城记》描述的正是他们故乡的人和事。客家有‘宁卖祖宗田,勿忘祖宗言’的古训,‘祖宗言’不仅指祖宗留下的口音和教训,也包括祖宗留下的山水和好恶,五条人通过音乐,反对无论物质还是精神层面上,外来的污染和侵蚀,希冀维系住家乡乃至人性里本来、纯质、独立自在的一面。”




台湾乐评人马世芳给这套双唱片以满分的评价,称之为永恒的经典,在微博上说:


“唉,五条人的《一些风景》真是他妈的太厉害太猛太好听了。听了才醒悟:这就是我等了20年的唱片啊,而我原本甚至并不知道自己一直在等待啊。”


从《县城记》、《一些风景》,到这张《广东姑娘》,广东海丰乐队“五条人”最大的变化是更好听了。在春天的时候他们拿出这样一张用尽感情做出来的“情歌”专辑,捕捉到的恰是这个季节蠢蠢欲动又蛰伏已久的旋律。




先不管他们在唱什么,用的海丰话还是普通话,音乐的感染力总归是共通的。所以民谣歌手们请不要觉得旋律和编曲不重要,音乐本身如果够美,配上随心所欲的任何声音都有听头,可以深情的时候深情,玩笑的时候玩笑,也可以讲故事的时候突然调门一高把你抓到高潮,倚赖的正是那些美好的旋律。


从前的五条人不大唱情歌,要唱也是像《海风》这样含蓄。然而这次有了一首结结实实的《广东姑娘》,终于不再只是热热闹闹地讲别人的故事。


《海风》是一首由老歌重新制作的歌曲,编曲上复杂程度提高了不少,新加入的电吉他也赋予了这首歌与之前版本不同的感觉。有人评论说,旧版《海风》在讲述一个独自在外打拼的心酸打工仔的故事,新版本却多了一丝爱情的味道。无论是旧版本开头的采样,还是新版本中的电吉他,都在完美地诠释着这句话。




如果说《海风》讲的是小县城男人想带心爱的姑娘出去走走看看的故事,那么《广东姑娘》讲的一定是两人的城市生活。


“难得阳光明媚的今天,我们一起跳个舞吧。”

“哦,我跳得很不好……算了……”

“没关系。”

“嗯?”

“你怎么还穿着这双拖鞋?”

……


《海风》《广东姑娘》《晚上好 春天小姐》与《美丽漂亮英俊潇洒》很像是一部爱情故事,一座小县城中的一段爱情故事,一个让县城人羡慕又感同身受,让城里人感动又敬之单纯的爱情故事。


周云蓬说五条人“坚持唱着广东人都听不懂的海丰话”,顶楼的马戏团陆晨说“和我们一样是野路子”,我想,五条人编曲并不复杂,歌词并不高深难测的野路子音乐,之所以可以打动人们,靠的也正是这种朴实又真挚的情感表达,就如同四月初升的阳光。


[ 最 新 动 态 ]


演出:五条人“鲜花在岸上开”南京音乐会

时间:2015年12月25日晚19:30

地点:江苏紫金大戏院

嘉宾:顶楼马戏团贝斯手梅二




民 谣 与 诗


民 谣 是 唱 出 来 的 诗诗 是 待 融 化 的 民 谣


长按二维码 即可关注


中国文艺媒体联盟 | 艺窝疯 | 核心成员

忠于好奇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