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马来西亚民族的发明

停泊之时2021-02-20 10:12:09

马来西亚国族包括马来穆斯林、马来印度移民、马来华人和其他各原住民的一个整体。这就是一个核心和外围之间的关系。这个双重民族发明,从根本上讲就是受到KMT所热衷的那种炎黄子孙—— 汉族的民族发明和作为CPC白手套而投入使用的种花冥族发明的双重冲击的产物。尽管你可能会觉得KMT的民族发明和CPC的民族发明有很大差别,但是对于南洋土族人的社会来说,这两者的区别很小,都是十分危险的颠覆势力和帝国ism,差一点点就会把马来的穆斯林土族变得跟朝鲜的高山族没有什么区别,变成连媳妇都找不上、自己的女人都会被征服者娶走的受保护的少数民族。

主号更精彩

 

东姑·拉赫曼于1957年8月31日在默迪卡广场宣布马来亚毒理

 

马来华人也经历了类似的过程。这方面的斗争就是原先分散的、血统各不相同的马来亚各民族一定要通过马来民族统一机构或巫统这个政党发动马来民族运动的根本原因,也是马来西亚要建构马来西亚国族的根本原因。马来西亚国族和马来亚民族之间的关系,就像是大黎巴嫩和小黎巴嫩之间的关系一样。小黎巴嫩是作为黎巴嫩核心的阿拉伯基督教徒;大黎巴嫩是包括各教派和各族群的黎巴嫩国。小马来西亚——也就是马来亚族,是马来亚的穆斯林;马来西亚国族则是包括马来穆斯林、马来印度移民、马来华人和其他各原住民的一个整体。这就是一个核心和外围之间的关系。这个双重民族发明,从根本上讲就是受到KMT所热衷的那种炎黄子孙—— 汉族的民族发明和作为CPC白手套而投入使用的种花冥族发明的双重冲击的产物。尽管你可能会觉得KMT的民族发明和CPC的民族发明有很大差别,但是对于南洋土族人的社会来说,这两者的区别很小,都是十分危险的颠覆势力和帝国ism,差一点点就会把马来的穆斯林土族变得跟朝鲜的高山族没有什么区别,变成连媳妇都找不上、自己的女人都会被征服者娶走的受保护的少数民族。

 

巫统的旗帜


现在的马来族要在宪法中坚决要求保护原住民的土地,就是担心自己在搞资本ism的时候搞不过你们,然后自己的土地一点点被卖掉,然后就像是福摩萨的土族民族一样,在自己的土地上变成外人。福摩萨的土族民族、福摩萨本土人的命运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前车之鉴。这是涉及到非常具体的利益的。他们把自己变成穆斯林,把自己的子弟送到阿拉伯世界去学阿拉伯语、学伊斯兰教法,或者送到英国去学普通法,就是要培养出自己的精英阶级,跟马华社会已经产生的这些CPC的地下党和KMT的侨社领袖相对抗的精英阶级。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已经占了上风,把马华挤到一个很边缘性的位置上,但是从三十年代到六十年代这段时间,斗争的前途未定,他们的前途一度是显得很危险的。从这一点你就可以看出民族发明的实际功效了。民族发明有巨大的政治功效。成功的民族发明可以把本地的精英阶级从行将灭亡、眼看就要变成印第安式土族或者福摩萨高山族那种危险的前途当中解救出来,使自己反败为胜,重新变成当地的主人。

 


当然,错误的民族发明则很可能像常凯申所支持的那种民族发明,以及他为了维护这种民族发明采取的政策,很可能引狼入室,使自己很容易变成例如Comintern或者其他势力渗透的白手套。可以说,种花冥族之所以落到这个下场,就是常凯申虽然事事把自己作为凯末尔,但是拒绝像凯末尔那样放弃奥斯曼主义、转而搞小民族发明的必然结果。如果常凯申肯承认Manchu毒理,愿意放弃种花冥族的发明,愿意发明一个吴越民族,那么他在江东五省的统治是很难被颠覆的。但他如果为了争夺Manchukuo跟日本打仗,那么就不得不跟苏露联盟,跟苏露联盟就不得不容许CPC的正常活动,接下来的事情就会变得不可避免。凯末尔也正是因为放弃了奥斯曼帝国过去的领土,把这些领土割让给英法帝国主义,才避免了这种命运。否则的话,他如果为了收复奥斯曼帝国的失地,为了收复英国统治下的塞浦路斯,收复法国统治下的叙利亚,那么谁能支持他这么做呢?仍然是只有背后的Soviet Union。而他如果要跟Soviet Union结盟的话,也就没有办法禁止本国的CP活动了。如果他按照这样的程序打走了帝国主义,恢复了奥斯曼帝国的原有领土,那么下一步就是土耳其CP该推翻他了,他就只能像常凯申逃到福摩萨那样逃到被他刚刚解放的塞浦路斯去了。

 


这就是安危存亡得失之际,不同的民族发明会决定不同共同体的命运。像福摩萨KMT和蓝营现在的情况就是,他们无法舍弃种花冥族的发明,因此在福摩萨的日益茁壮的新本土派看来,你们已经是福摩萨民族的第五纵队了,你们要在福摩萨混不下去。但是你们回到China来,如果你们在福摩萨没有影响力、没有桶栈价值的话,那能有什么下场?也无非是像过去那些马来华侨因为闹割命被本国驱逐了以后来到石敬瑭的China,他们去了哪儿?也无非去了华侨农场,华侨农场无非是夹边沟的一个比较体面的名字,实际命运是一模一样的。但是今天还有很多福摩萨蓝营的成员无法放弃危险的民族发明。这个民族发明对他们的破坏作用,比起马来民族发明对马来亚土族社会的促进作用还要大。

 

编者注:本文节选自阿姨的讲座《国际主义格局下的东亚民族构建》




欢迎各位读者继续留言,也请踊跃投稿。


留言主题:我身边的大洪水。

筛海将筛选留言进行发布,要求匿名烦请告知。


介于运营的公众号停泊之处被封号,会员费升至55.78元,有意入会的读者,请点击本号手机页面联系我们按钮,或者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添加服务号,成为本号的缴费会员,添加服务号请备注“入群缴费”

God Bless Us,Amen!




请给我们的指路明灯——阿姨,打钱!谢谢!

轻轻一扫  相约每天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