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为什么有台湾人不认自己是中国人

每日午报2022-05-28 06:59:10



为什么有的台湾人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这还要从台湾的人口迁移历史说起。




岛屿由于与大陆隔水相望,经常能保持相当的独立性,在文化和人种上也保持自己的特色。但是随着大陆上的人口爆炸或者技术提高,登陆岛屿并移民是一种必然趋势。所以人们经常能看到世界上的一些岛国/岛屿地区像千层饼一样有一层一层的人口历史。



比如斯里兰卡?


和这些岛屿一样,宝岛台湾也是一个人口组成相当复杂的地区。台湾的族群可以分成原住民、闽南人、客家人和外省人,各自拥有聚居地和经济文化,构成了台湾丰富多彩的社会。


但来源于中国大陆的这些居民的某些后裔到了今天,却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中国人身份。


今天的文章,我们就顺着时间的脉络,一起来了解台湾岛上的人,找回他们和中国剪不断的联系。



原住民

五十年来渤海滨,生番渐作熟番人。裸形跌足崩髻发,传皇童男童女身。

——吴廷华《社蓼杂诗》


这是清朝时期描写台湾原住民生活的诗,其中“生番”与“熟番”就是当时对原住民的称呼。之所以有生与熟的区分,则是当时汉人对与自己亲近的原住民称为“熟番”,疏远不往来的称为“生番”。



原住民意指在汉人到之前就已经定居在台湾的人,所指并非单一的民族构成,而是分成若干小民族与部落。在明朝文人陈第所著的《东番记》中,将原住民称为“东番”。古代中国的官员和民间都并没有根据人类学的知识将其分类,这种情况一致延续到了日本殖民时期。


17世纪荷兰殖民者描绘,目前所知最早原住民图像。图片来源:国立台湾博物馆网站


日本殖民时期,殖民政府为了更加方便统治台湾,对原住民进行了系统的研究。分类的方法有很多,其中以1898年日本人类学家伊能嘉矩所提出的“4群8族11部”体系最为重要,奠定了原住民研究的基础。后来民国政府撤退台湾,也是承接了这一时期的研究,将原住民进一步分类。


台湾原住民,拍摄于日本殖民时期。图片来源:人民网


粗略来看,台湾的原住民分成两大类,住在高山山区的高砂族或高山族)和住在平地的平埔族,而这两大类又衍生出很多亚族。高山族有阿美族,排湾族,泰雅族等;平铺族有噶玛兰族,西拉雅组等。


现在,他们大都住在中部的山区或者东边靠海的地方,相对于繁华的台湾中北部显得与世隔绝。



在汉人到达之前,岛上的原住民已经在岛上定居了近8000年,却很少与外界联系,像毛利人和印第安人一样保持着最原始的生活方式。


台湾复杂的山地锻炼了这些人的山林适应能力。他们大多靠在山里打猎过日子,可以穿梭在台湾的高山森林里,因此大多力气很大,跑得又非常快,是难得的体育人才。以至于后来一段时间台湾当局挑选运动员都从原住民里面筛选。


杨传广


杨传广(1933-2007),台湾阿美族人,1960罗马奥运会十项全能银牌,中华台北第一面奥运奖牌,并曾经打破世界纪录。


他们拥有的独特文化和文明世界的文化展现方式截然不同,例如纹面,即在脸上刺青,标志着成年和成就,是一族的标志;有一些习俗看起来很野蛮,比如出草,也就是猎首,把敌人的头颅割下来然后举行庆祝仪式。


穿着民族服饰及纹面的原住民。图片来源:台湾原住民数位博物馆


这种民俗对于汉人和日本人来说,都是超越生活经验的仪式化行为,不管是从心理上还是从道德上都很难完全接受。于是日本殖民时期,日本总督府提出禁令,禁绝了部分原住民风俗,尤其是出草这样以杀人为本质的民俗。


出草给日本人看


电影《赛德克巴莱》,清楚描绘了原住民生活的状态,以及和汉人与日本人的关系,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观看一下。


电影《赛德克巴莱》剧照


Alin、张震岳、罗志祥、萧敬腾都是台湾原住民族


外省人

喏!你说,福田村再过去就是水围

故国的泥土,伸手可及

但我抓回来的仍是一掌冷雾

——洛夫《边界望向》


这是一个时代的悲剧,当年数以百万的人,抱着“一年准备,,三年扫荡,五年成功”的心情来到台湾,却被岁月嘲弄,变成了回不去家乡的孤儿。这群人,被称为外省人。


不知何时能回家


相比较本省人属于闽客族群相对单一,外省人的来源就要复杂得多。他们来自中国的五湖四海,职业也五花八门,有军人,公务员,教师,学者等等。这批人的到来给台湾制造了很多社会问题等待解决。


台剧《光阴的故事》海报,讲述了60年代眷村的故事,是台湾眷村文化的缩影


当年到台湾的外省人有200万,而当时的本省人只有600万,全岛人口竟然有1/4的外来人口。住是首要的问题,为此台湾当局建了很多住宅,其中以为军人建造的“眷村”最有特点。这种住宅区是依据军种,职业等特征,让军人和他们的家人分别群聚于一定范围。


台湾很多重要的基础设施,均依赖于这些军人的付出


因为早期生活条件艰苦,邻里相互扶持共渡难关,因此眷村都有很强的向心力,久而久之,形成了具有特色的“眷村文化”。,眷村不仅仅是一个住所,,眷村就是他们的一切,眷村就是他们的家。


四四南村,台湾第一个眷村。图片来源:


据统计,台湾最多时约有886个眷村,他们分布在台湾各个城市。但是现在,因为房屋老旧,城市建设等问题,眷村被慢慢拆除,眷村文化也慢慢消失。目前仅保留一部分眷村作为文化遗产,纪录那段时光。


清水眷村文化营区。图片来源:台中观光旅游网


外省人给台湾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文化融合和语言交流问题。


在1945年之前,因为日本殖民的关系,台湾的官方语言是日语,而民间普遍说闽南语(台湾人称为台语),客家话或者原住民语言。外省人则操着各省的方言。以至于本省人与外省人,甚至外省人之间不能很好地沟通。因此,推行国语非常重要。


1949年之后,台湾当局决定在全台湾普及国语。在往后的几十年间,学校上课一律用国语,禁用台语。曾经的电影电视剧广播和正式场合也禁止使用台语(现今为了保护闽南语等而做出一些改变)。在这种教育下,国语才逐渐取代闽南话成为社会和家庭的主流语言。


用于推广国语的国语日报和国语周刊,汉字的旁边会用台湾的注音符号标注读音


但即使有了国语环境,能够和当地人进行交流,,也怀念着家乡的美食。


根据记忆中家乡的味道,,创造出了新的台湾特色美食。具有代表性的如台湾牛肉面,。再有人们熟知的永和豆浆,就由来自华北的外省人创立,随后遍布台湾。其他的还有闽南人客家人不常吃的面食,包括饺子包子,现在在台湾也普及了起来。


台湾牛肉面


回顾了台湾的人口迁移历史,人们就会发现,这是一座和中国大陆关系剪不断理还乱的岛屿。其上的居民,根子里都有着中国人的血缘,两岸的血脉亲情并非政客信口雌黄所能打断。


,原住民、本省人和外省人的后代有不少对“中国人”这个概念产生了怀疑和抗拒。


坚守着中国人身份的外省老人们,随着时光穿梭,正在逐渐老去甚至过世。他们对大陆故乡的依依思念在台湾社会的影响力,也在逐渐下降。


但他们的心愿毫无疑问是全体中国人的心愿,人们都深深期待着两岸能够早日和平统一,共同走向明天。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