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奥斯卡“政治正确”:话语权的俘虏,姗姗来迟的“正义”

国际电讯2020-04-24 08:02:27
点击上方“国际电讯”可以订阅哦



第90届奥斯卡金像奖获奖结果毫无爆点,跟着奥斯卡⼀贯的“政治正确”思维走,评委会青睐哪部影片简直不要太好猜。


事实的确如此,获得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艺术指导和最佳原创配乐的《⽔形物语》中女主⻆是残疾人,男主⻆是水怪,都属于社会边缘群体。其中还涉及了种族主义、同性恋问题、外貌歧视等社会问题,可谓是面面俱到。其他获得提名的作品也是如此。



至于从细微处反映美国社会问题的《三块⼴告牌》,除了塑造了一个丧女后依然行动力爆表的女性形象之外,并没有涉及太多相关议题,⽆缘最佳影⽚也不奇怪了。



为“政治正确”代言的无聊奥斯卡

⼈们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奥斯卡似乎成为了“政治正确”的代⾔⼈,关于其越来越容易被预测的调侃也反映出奥斯卡一年比一年缺少惊喜。看看主流价值观追捧的是什么,就能知道谁会获奖。2014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主持⼈讲了个笑话:


“最佳影⽚只可能有两种结果,⼀,《为奴⼗⼆年》;二,‘你们这些可恶的种族主义者!’”



这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奥斯卡的评判标准⼀向追求稳妥和平衡,用不好听的话来说就是保守和腐朽,几乎每部获奖电影都浓缩着终极美国精神。


奥斯卡,或者说好莱坞电影为了赢得更多的观众,必须争取最大范围的全球电影市场观众,也就会避免某些明显的歧视,不可能和主流对着干,也不会去冒险侵犯⼀些已经获得⼀定社会话语权的“边缘”群体,⽐如同性恋、比如美国黑人、比如女权主义者等等。


但是,这也就意味着奥斯卡追随的政治正确是滞后的,是⼀种对于之前抗争过程的回望和映射,而非对当下真实存在的社会问题的尖锐批判。虽然这也是⼀种进步,但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具有社会现实意义。


落后大半个世纪的电影政治正确

将时间轴调回上世纪,好莱坞电影中印第安人的形象在当时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歧视的对象逐渐转变为“政治正确”的代表之一。


二十年代前后,有关征服印第安人部落、赞美美国开拓西部疆土建立白人统治的桥段在电影中比比皆是。在很多西部片中,白人牛仔都是朝气蓬勃的,代表着光明的未来,而原住民则代表着黑暗的过去。牛仔们都是理智的,原住民都是精神失常的。


接骨木峡谷之战(1913)就是其中之一,讲述了一个原住民部落忘乎所以地庆祝一年一度“狗肉节”时被临近训练有素的白人统治突袭,遭到屠杀。


1926年,一些原住民演员创立了原住民迷彩俱乐部(War Paint Club),为在拉斯维加斯找工作的原住民演员提供帮助和支持,并鼓励电影制作人让他们出演正面角色。


1936年,该组织更名为原住民演员协会,到了四十年代,它并入美国演员工会。六七十年代间,原住民运动兴起,随着该群体话语权的提高,有关原住民凶残落后的刻板印象在电影中越来越少见,取而代之的是在美国扩张中牺牲的悲壮英雄。1939年《关山飞度》中邪恶嗜血的美国印第安人阿伯切族首领杰罗尼莫在1962年《杰罗尼莫》中,就变得光明伟岸起来,他在这部电影中为保护部落而抗争到底。


杰罗尼莫形象


除此之外,原住民演员饰演的角色在电影中变得越来越重要,比如《飞越疯人院》中最后破窗而出重获自由的威廉·山姆普逊(1975),《与狼共舞》中的格拉罕·格林(1990)以及《最后的莫西干人》中拉塞尔·米恩斯(1992)。


可以看出,好莱坞电影中印第安⼈角色和形象的变化轨迹和现在美国黑人如出一辙。


除了印第安人,好莱坞中同性恋地位的变化也十分微妙,耐人寻味。


圈内曾经有这种共识:想要最佳影片,别碰同性题材。毕竟纵观之前的奥斯卡,最佳影片几乎没有花落到直接与同性题材相关的影片身上。同性恋题材影片一直是体现出学院派保守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表现,诸如1993年的《费城故事》连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都没有。


另外,2005年的同性影片《断背山》几乎斩获了奥斯卡前哨战大大小小的奖项,包括美国电影电视金球奖、英国电影学院奖等重磅奖项的最佳影片殊荣,也被外界看好登顶奥斯卡最佳影片——但是没有。



它却败给了《撞车》——一部有关种族问题的影片,聚焦的是由一起普普通通的撞车事故而引发的一些种族歧视问题。


但是去年,《月光男孩》这一部同性题材电影的登顶,似乎预示着保守学院派观点的动摇。本届奥斯卡中,《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这部同性爱情片,拿下最佳改编剧本奖以及入围最佳男主角提名,似乎也有同性题材光环加分。人们开始逐渐认为,同性题材也是奥斯卡“政治正确”偏向的一部分。


⽤⼀部分群体的平权现状来掩盖另⼀部分还未发声的边缘群体所遭受的痛苦是好莱坞电影的一贯“套路”。如今,美国民粹主义兴起,⾮法移民、拉丁裔移民、亚裔移民等遭受排挤遭受歧视的群体什么时候会成为新的政治正确,会在奥斯卡获奖电影中作为“必要”元素出现呢?可能还是要等到这些群体真正维权成功的那⼀天。



 政治正确 :黑人的权力工具?

最早关于“因为⿊⼈⽽得奖”的争议出现在2007年詹妮弗·哈德森获得奥斯卡最佳⼥配⻆,当年这⼀奖项的竞争者有当年的⼤热电影《通天塔》的两位⼥演员菊地凛⼦和阿德⾥安娜•巴拉扎,以及如今已七次提名两次获奖的凯特•布兰切特詹妮弗·哈德森的演技与这些⼈相⽐都只能算平淡⽆奇


2014年的奥斯卡遭受了同样的质疑,最佳⼥配⻆奖项颁给了《为奴⼗⼆年》中的黑人演员露皮塔•尼永奥,但她的表现也不足以战胜竞争者詹妮弗•劳伦斯和朱莉亚•罗伯茨。


如果说以上艺术奖项由于本身的主观性而允许争议存在,那么2016年奥斯卡闹剧就更好笑了:当年奥斯卡奖提名因为没有⼀名黑人而作为“全白奥斯卡”受到社会各界抵制,“#奥斯卡真白#”标签席卷社交网络,2014年影后露皮塔•尼永奥甚至宣称“似乎奥斯卡已经沉溺于白人自大主义的泥潭中无法自拔,多年来的多元化努力已经毁之⼀旦”。这一顶帽子扣得可大了。



搞笑的是,但是这一届奥斯卡虽然没有黑人,却不乏少数族裔和别国获奖者。


在这种层面下,原先为了保护弱势群体而存在的政治正确,在好莱坞已经完全沦为有话语权的黑人群体的一项武器,用于保护自己的利益,奥斯卡奖只有⿊⼈和种族歧视两条路,黑人也和政治正确直接划上了等号。于是奥斯卡的“政治正确”也逐渐与原先的含义与追求脱节,成为⼀个空虚的⼝号。


没有完全被政治正确绑架

虽然对奥斯卡政治正确的批评甚嚣尘上,但是奥斯委员会并未受到政治正确绑架:就算主题范儿再正,委员会也不会因此忽视剧本上面的硬伤。


《性别之战》这种循规蹈矩的性别平权传记片,也无法与主题不那么“正确”,但艺术层面无懈可击的《至暗时刻》相提并论。


女主还是艾玛·斯通呢,可是这片子惨败


此外,第⼀部以女性超级英雄作为主角的漫威电影《神奇女侠》,关注同性恋、艾滋病的《每分钟120击》这种女性、同性恋的政治正确电影在奥斯卡奖项上⾯也是颗粒无收。


从这⼀层面来讲,“政治正确”并不是得到奥斯卡奖的唯⼀原因,相反,奥斯卡从来没有放弃过对电影本身的艺术价值的追求。


即使是争议巨⼤的获奖电影《⽔形物语》,在获得奥斯卡奖项以前就已经得到威尼斯电影节拿到最⾼奖⾦狮奖,⾦球奖上摘得最佳导演奖,英国电影学院奖的最佳导演奖等众多奖项及提名,本身质量过硬。


不论奥斯卡的政治正确,是真正的正确,还是话语权的产物和工具;是一种积极的潮流,还是迎合大众口味的姗姗来迟,这都是电影行业无法避免的,也是其观众导向所决定的。


我们或许没必要对于一个电影奖项寄予太多期望,正如我们没必要对舆论浪潮寄予太高期望;关怀边缘群体、争取平等和自由,都需要更为切实有效的斗争。



作者:于睿青、洪思颖、李怡

资料来源:凤凰,界面,维基百科,TIME, 观察者等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