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浙江大学传奇书记张浚生:他曾直斥彭定康,还把金庸请到浙大做学问

全球客家名人堂2020-05-14 10:07:42


浙江大学党委原书记、浙江省政府原特邀顾问张浚生,于2018年2月19日下午在杭州驾鹤西去,享年83岁。这位眉目舒朗、笑容亲切的老人,年轻时是一位光学工程师,中年时担纲香港回归期间的发言人、论辩手,让末位港督彭定康无可奈何,花甲之年他又成为浙江大学四校成功合并的领军人物。


香港回归,世界政治史上的创举;浙大合并,中国教育史上的范例。这两件举世瞩目的大事,张浚生以卓越的才能、超凡的智慧及精勤的心力投入其中,功勋卓著。


汀州学子

从长汀一中到浙江大学


张浚生,1936年7月生于福建省龙岩市长汀县,客家人。他的高祖、曾祖是康熙年间四、五品的道台类高官,曾被派往台湾平过乱。到了他祖父这代开始衰落,从事造纸工作。他的父亲本是私塾老师,后因生有6个孩子,养活不了一家人,就改行做裁缝。父亲坚持诗书传家、崇文重教的客家人优良传统,很重视对孩子的教育。



1948年底,张浚生的父亲病逝,不久,母亲在劳作时摔伤失去劳动力。家境困难的他在1949年下半年辍学。1949年10月长汀解放,他在1950年春季再次入学初中,并很快担任长汀中学(今长汀一中)初中部的团支部书记。1951年,年方15岁的张浚生当选为长汀县人民代表会议的代表,参加土改宣传活动,获当时《新长汀报》报道。


1954年夏天,张浚生毕业于福建长汀第一中学,这所中学创办于1904年,校训是“厚德、重思、至善、日新”,其前身是建于1681年的龙山书院。地处客家地区、有着悠久历史的长汀一中人才辈出,从这里走出了杨成武上将、刘亚楼上将、物理化学家张存浩、历史学家王亚键等杰出人物。


张浚生爱好文学,大量阅读,且作文总是独辟蹊径,曾获全县作文大赛一等奖。同时他是学生中的领袖人物,连学生参加高考、体检,都由他和老师一起带队。毕业时他写诗赠同学:“人已别矣情仍留,各自东西把国酬;社会主义理想好,万里鹏程君自筹。"


张浚生高考完填志愿时他选择了工科,被浙江大学机械工程学系光学机械仪器专业录取。1954年8月15日的上海《解放日报》刊登的浙江大学录取名单上还有一位叫杨惠仪的女士,后来成为张浚生的夫人。1956年8月,张浚生入党,大三时担任全年级共8个班的团总支书记,学业与政治能力俱佳。


学界园丁

光学领域辛勤耕耘25年


1958年张浚生大学毕业后,作为光学仪器专业的3名留校的学生之一,留校任教。“大跃进”开始后,为了贯彻教育与劳动相结合的方针,浙大机械系的实验工厂改为机械厂,光学仪器专业的光学玻璃工艺学实验室被改成一个车间,为相关单位磨制望远镜、显微镜的镜片。他接替缪家昇老师讲授光学玻璃工艺学这门课,担任车间主任和系教研室秘书。



张浚生在教学中十分注重指导学生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他在南京测绘仪器厂做农用水准仪课题,1965年还带领25名学生到南京大学设计太阳望远镜,后因“文革”耽搁,直到1970年代才生产出来,1982年通过鉴定,先后获得了江苏省和国家科技成果二等奖。


“文革"前,张浚生兼任专业党支部书记,文革期间,他不去参加运动,也不去批斗“当权派",并同情一些被批斗的老领导,很快他被打成了“保皇派",夫妻都被批斗并下放。下放期间,他悄悄学习光学领域的专业书籍。1973年,他恢复正常工作后就在浙大组织筹建了激光专业。他在教学中先后开设光谱仪器学、激光技术和仪器等课程。这期间,他译著了《原子吸收光谱测定法及其应用》、《光谱学辞汇》、《近代光学测试技术》及一批学术论文,并升任副教授。他负责主持机械部分设计的太阳塔及多波段太阳光谱仪,获得了国家科技二等奖。


1978年,张浚生担任了浙江大学党委常委、光学仪器工程学系党总支书记,并以全国科研先进单位代表身份,出席了第一次全国科学大会。在中央党校二期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了一年后,张浚生回到浙大。1983年经组织调动他到杭州市担任浙江省委委员、杭州市委副书记,并兼任杭州市委秘书长、政法委书记、杭州市经济开发总公司董事长等职。从此,这位在光学领域耕耘了25年的学者,开始步入政坛。


政坛斗士

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发言人


1984年10月的一天,时任浙江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厉德馨在一次会后向杭州市委副书记兼杭州市委秘书长、政法委书记的张浚生传达:“中央组织部指定调你到新华社香港分社工作。”



1984年签订的《中英联合声明》,确定了中国收回香港领土主权的日期。为保证政权平稳交接,1985年7月,张浚生被借调至新华通讯社香港分社工作,担任新华社香港分社宣传部长,借调时间两年。


1987年,借调两年期满,浙江省委将他调回来,香港分社不放。经向中央申请批准后,于7月任命他为香港分社副社长,主管新闻、出版、科技文化、教育、体育等工作。后来另一位副社长乔宗淮调走后,他还兼任了香港分社的外事工作,年过半百的他迎来了一生中最忙的日子,将两个副社长的职份一肩挑。他在香港一共工作了13年,他说自己来港时48岁,把最精华的年龄段给了香港。


张浚生在香港参加公益活动


“我在香港的工作任务很明确,就是按‘一国两制’的方针,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使香港平稳过渡。有利于这任务完成的事就去做,该交往的就交往,该表态的就表态,因为我没有私心,更不谋私利,心中自然没有什么顾虑。”


张浚生出席华语广播《你好,香港》开播仪式


1992年7月9日,彭定康出任第28任港督,经常到香港的有关团体、单位甚至是社区去发表一些不利于香港稳定过渡的言论,炮制了一系列反《中英联合声明》《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中英双方通过协商达成的协议,原来中英相互合作的格局逐渐遭到破坏,中英关系也由基本合作走向了对抗。

张浚生在新闻发布会上直斥彭定康


1992年10月,新华社香港分社建立起了新闻发言人制度,由张浚生兼任新闻发言人。针对港督彭定康的“三违反”言行,张浚生代表中方进行了有理有节的反驳。张浚生当时常隔空与彭定康唇枪舌剑,他曾狠批彭定康“既要当婊子,又要立贞节牌坊”,指彭定康既提出“三违反”方案,又口口声声说要維持中英关系良好。


论辩的双方


“当时斗争真是激烈,彭定康上午讲,我就下午讲;他下午讲,我就晚上讲,甚至有时他前半小时讲,我后半小时就回应。后来彭定康曾托人传话说,张先生能不能少讲他一句。我回答说,你不讲我也不讲,你讲了我就必须得讲。”这位学者一下子成为了口若悬河的外交家,面对记者连珠炮似的提问,他举止儒雅得体,辞令从未失分。


回答记者问题时的“招牌式微笑”


香港有一家杂志专门为他开了个漫画专栏:《肥仔张周记》。“肥仔张”就是指张浚生,每个星期画3幅漫画,专门介绍他这个星期干了点什么,一时圈粉无数。在他离任香港返回内地时,中国通讯社特意赠他八个大字:“缜密灵活,言多不失。”


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文艺晚会上的张浚生


1997年6月30日午夜至7月1日凌晨,中英两国政府香港政权交接仪式在香港隆重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在香港升起。作为中央代表团的副秘书长,张浚生在主席台上就座,见证了香港回归仪式的全过程。


在港13年,张浚生的出镜率很高,有传媒甚至笑称他为“剪彩王子”。张解释说,当时港人对内地政府、对共产党不太了解,甚至有一些误解,“所以只要有机会跟基层民众接触,我再累也要参加,就是希望通过交流增进了解。”张浚生笑说,“有时每天要赶场子,港大有个经济学家叫张五常,他们就戏称我为‘张五场’。”


2017年,在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张浚生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表示:“我深信香港多数人爱国爱港,20多年来中央关于‘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方针政策得到贯彻执行,香港也保持繁荣稳定。”


名士知交

与金庸、邵逸夫、田家炳等名流结下深厚友谊


在香港期间,张浚生他广泛接触香港各界有影响力的人士,如董建华、范徐丽泰、金庸、邵逸夫、马临等,皆成为了他的好友。对于霍英东、曾宪梓、邵逸夫、庄世平、饶宗颐等香港精英人士,每一位他都能讲出彼此间深入交往的故事。邵逸夫先生回内地捐资办学,张浚生陪他跑了大半个中国。金庸先生到北京见中央领导,就是他陪同前往。


张浚生和金庸参加活动


80年代金庸担任《明报》社长后,仍坚持每周写一篇社论。张浚生读了钦佩:“社评不容易写,要简练地把一个事情讲清楚,幸得金庸先生学问好、文笔好。”张浚生抵港一个月,便在当时分社秘书长兼宣传部长杨奇的带领下,拜访了当时《明报》社长、《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金庸先生。金庸用一宽口大肚的玻璃杯,倒上一小杯白兰地,递给张浚生。


金庸夫妇和张浚生夫妇合影


在张浚生的印象中,金庸好学且博学。据说张浚生在香港工作时,收到一位内地武侠爱好者写的一篇文章。文中将金庸小说中写到的点穴穴位进行了研究,并与医书上进行了比对,发现完全无误。“武侠小说虽是故事,但很多的典故、细节都是经过考究的。”张浚生说。

金庸在信函中对张浚生以兄弟相称


金庸在1991年写信对张浚生说:“你我相交多年,时复结伴同游,情好弥笃。平日交谈,于天下大事,国家政局,以及文艺书法,港事发展,事事捉机,可云知己。”而张浚生事后回忆时赞叹:“他(金庸)的思想之明睿,知识之渊博,对事物分析之深刻,刚正不阿之人格,好学不倦之精神,莫不令我受教和叹服。”


作为金庸数十年的至交好友,张浚生多次陪伴金庸回到浙江杭州、海宁、嘉兴、绍兴等地探访。张浚生后来担任浙江大学党委书记时,邀请金庸出任浙大人文学院院长。金庸欣然应允,因为“除了对教育事业的热爱,还有桑梓之情”。


张浚生与香港新闻界、文艺界、娱乐圈的关系都非常不错。娱乐圈虽不参与政治,但“他们的背后有着成千上万的观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尊重他们也就是尊重香港生活方式的一部分”,张浚生一样真诚相待、交情匪浅。


“有一次在港丽酒店举办慈善演出,主持的阿伦还是阿叻突然说,请张副社长上来唱首歌好不好?”张浚生回忆,“我从来没在大庭广众下唱过歌,推却不过只能上台唱了一首《潇洒走一回》。当时所有演员都上来跟我一起又唱又跳,有的还搂我的脖子肩膀,气氛非常好。”结果,演出筹得善款18万。张副社长的一首歌卖了18万,一时传为笑谈。


张浚生坚持阅读香港《文汇报》


当然,与他最熟悉的当属天天打交道的传媒人士。“每年大年初一,我都登门拜访《大公报》社长、总编辑费彝民先生、李侠文先生,对两位德高望重的报界翘楚,我一直十分敬重。”还有一些记者,长年累月地“驳咪”,渐渐也“混熟”了。张浚生感慨:“这些对我来说,是13年在港工作留下的宝贵财富。”


张浚生在香港時,还推动创办《中国日报》香港版和《紫荊》杂志外,并建议《文汇报》开辟马经版,提升销量,足见他的思维开阔。


改革先锋

浙大四校合并和崛起的领军人

1998年,国务院确定浙江大学为以调整、合作、合并、共建为主题的全国高等教育改革的试点单位之一,并要求将浙江大学、杭州大学、浙江农业大学、浙江医科大学合并,组建新的浙江大学。“这是我国高等教育体制改革和布局调整的重大举措,对我国21世纪组建若干所规模大、层次高、学科门类齐全的综合性大学具有重要示范意义”。这是一件“中国高等教育史上举世瞩目的大事”。


张浚生曾说:浙大生涯,苦乐参半


这4所高等院校同根同源,但因历史原因,分开45年之久,校区分散在杭州4个地方,建制各不相同,部分专业重复设置。四校教职员工共有1.5万人,“处级干部一礼堂、科级干部一操场”。四校情况复杂,合并工作头绪多、担子重、困难多,当时一度有人认为需一代人的时间才能完成。


1998年,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浙江大学老校长路甬祥,向当时主管全国教育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推荐了张浚生,得到了李岚清副总理的赞同,并由时任教育部长陈至立代表组织多次找他谈话,希望他出面负责筹建工作。



浙大是张浚生的母校,四校合并是科教兴国战略需要,也是老校长刘丹和他等许多浙大人的心愿。考虑到自己对浙大的情况熟悉,加上有着香港复杂环境的工作经验,张浚生反复思索了5个月,终于答应。“在香港,我不是一把手,千斤重担分到我肩上或许只有五六百斤;在浙大则不同,四校合并千头万绪,合并期间,我几乎寝食难安。”


1998年4月,张浚生调任浙江省政府特邀顾问、浙大四校合并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筹建小组组长,他与校长潘云鹤等11位原4校老领导一起,开始了新浙大筹建工作。他们深入到教职员工中听取意见,召开了80多次座谈会,征集了200多条建议,集思广益后又进行研讨、论证和筛选,仅用了4个多月就完成了筹建任务。


1998年9月15日,四校合并组建的新浙大隆重举行成立仪式,张浚生在同一天被中央任命为新浙大党委书记。在他带领下,浙大积极探索世界先进水平的一流大学的办学模式,提出创建一所“综合型、研究型、创新型”的具有世界先进水平一流大学的长远目标,并制定了五年打基础、十年见成效、到2017年也就是浙大建校120周年左右实现奋斗目标的发展规划。


1998年新浙大成立,张浚生为新浙大首任党委书记


为了尽快实现校内机制融合,张浚生每年确定一批重点工作,有条不紊地推进。浙大并校之初,他坚持人、财、物、教学、科研“五统一”,以精简、高效为目标,果断调整校内管理机构,以“科学性、合理性和前瞻性”为要求,改革学校的院系和学科设置。半年内,四校原有行政机构整合完毕;一年内,学科调整完毕;两年内,合并成效显著。正是浙大的成功合并,促使教育部于2000年开始了全国范围内的高校并校工作。


合并期间,张浚生常深入学生、教师、干部内部进行调查研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营造良好的教学求学环境。他注重学生全面素质培养,提出新时期大学生应具备“崇高的理想、高尚的品德、宽厚的基础、卓越的能力、踏实的作风、健康的体魄”的育人理念。



合并步入正轨后,张浚生按照世界一流大学的水准,充分利用自己在海内外特别是香港特区的影响和人脉,为浙大引进高水准的教授。1999年5月,他聘请金庸担任浙大人文学院院长,金庸欣然接受。


接着,浙大又陆续引进了包括哈佛大学、麻省理工、柏林工大等世界名校在内的一大批国际顶尖学者,提升了浙大的国际影响力。国际上的一流学者,包括国际知名数学家丘成桐,哈佛大学人文社科类专家杜维明,麻省理工学院终身教授、电磁学专家孔金甌,德国教育家、德国柏林工业大学原副校长乌尔里希‧施泰恩米勒在内的一大批国际著名学者及知名人士纷纷到来,给浙大带来了国际上最先进的教学方法和学科知识,以及与国际前沿学科的接轨能力。


和张浚生合作的浙大校长,路甬祥、潘云鹤皆为两院院士。在此期间,百年浙大完成了中国高校史上的诸多改革,并保持着合并以来从生源质量到科研经费等方面的多项佳绩。


2005年4月,邵逸夫老先生到浙大


张浚生还邀请邵逸夫、曾宪梓、田家炳、黄周旋、曹光彪、李达三、周亦卿、陆氏兄弟、陈曾焘、林百欣等一批乡贤、好友给浙大资助,支持学校建设。“6年间,来自香港的捐款和捐资大约有7000多万元,日本朋友捐赠了价值5000多万元的设备,还有5000万元的各方捐赠正在落实之中。”卸任之时张浚生说。香港所有知名的大学和著名学者,都与浙大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和往来,实业家们则为浙大兴建大楼、捐资设备,或支持科研、提供经费,或资助人才、扶持教学,大力支持浙大发展。


张浚生领军浙大成功合并,以及在浙大六年的实干工作,得到了中央、上级部门和全校师生员工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浙江大学合并后的综合实力连续多年稳居全国高校前列,被中央领导誉为“高校合并成功的范例”,教育部称赞浙大合并是“改革的先锋、发展的典范、全国高等教育改革和发展的一面旗帜”。


“张浚生同志担任浙江大学党委书记6年来,在推进浙江大学的改革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习近平在讲话中曾给予高度肯定。


助学仁者

浚生基金惠泽广大贫寒学子


2004年7月,张浚生因为年龄原因,从浙大党委书记岗位退休。从1954年考入浙江大学算起,到2004年7月19日从浙江大学党委书记的岗位上离任,张浚生与浙江大学结缘刚好整整50年。


浚生基金惠及浙大学子


退休后,张浚生仍担任浙江大学发展委员会主席、浙江省经济建设咨询委员会副主任等职,并先后被中组部聘请担任全国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督导组组长,被教育部聘请为部属高校巡视专员、部属高校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检查指导组组长。


“浙江大学浚生贫困学生助学基金”十周年庆典

张浚生与浙大校长吴朝晖向陈君宝颁发捐赠证书


自2005年起,为了帮助浙江大学家庭贫困的在读本科生、研究生顺利完成学业,由香港和内地部分校友及社会人士发起,征得浙江大学发展委员会主席张浚生本人同意,经学校批准,设立“浙江大学浚生贫困学生助学基金”。该基金得到了众多海内外校友、社会各界人士鼎力支持,为浙大贫寒学子顺利完成学业提供了巨大的帮助。


截至2017年末,基金总额超过3000万,累计资助学生达到2300多人次。张浚生曾说,看到受资助的学生很好地成长,非常欣慰,也希望同学们能够不负厚爱和责任,成为国家的栋梁。


2018年张浚生在浙大新年论坛致辞


世界著名数学家丘成桐先生给张浚生先生的挽联曰:

三十年老友,淅大扶持,一朝仙逝,悵何如之!

千萬里河山,香江過渡,多謀策劃,功比周召。


笔行至此,客名君拟一联缅怀:

香江犹忆,为公心当年保回归唇枪舌战

浙大永怀,出长策今天促崛起教书育人


先生千古!



客家名人堂文章推荐

索引一:名人荟萃(by名字)

熊德龙  叶澄海  赖国传  刘水 缪寿良  邹锡昌 田家炳 李东生

张一鸣 王兴 蓝灿辉 张德兆 蓝珍 

周仰杰(Jimmy Choo) 温惠仁(Robert Wan)伍冰枝 

丘成桐 郭华榕 邱晓华 陈兴动 黄旭华 杨伟光 蒲慕明 饶宗颐

林风眠 李金发 罗大佑 侯孝贤 野曼 罗九香 李惠堂 张国荣 方文山 谢宇威 何雯娜 彭于晏 李丹妮  

叶剑英  罗卓英 抗战客家 孙中山 姚子青 蒲良楼 他信 英拉

太平天国  曾国藩(1,2,3) 罗芳伯 

潘了拳 何南凤

……


名人之“他山之石”(介绍非客家名人,如潮汕商帮等):

王阳明  巴菲特  王卫 

……


索引二:文化随笔(by 风俗或者文化关键字)

故居 山歌 楹联 堂号 武功 食茶 寻梦环游  客家女 长相 抗战 建筑 月光光 童谣 

互联网龙岩帮 大河  LOGO  萝卜丸 客家话 冬至  圩日  语文  学堂 正月半 爱情 客家民谣 王子和公主 来源

……


~~~~~~~~~~~~~~~~~~~~~~~~~~~~~~~~~~~~~~~~~~~~~~~~~~

这里写的是客家名人,看的却是全世界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