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古厝的祈祷

给我一杯热朱古力好么2022-06-10 13:19:56

兰琴古厝——香室

  

让我们敲希望的钟啊,多少祈祷在心中;
让大家看不到失败,叫成功永远在。 
让地球忘记了转动啊,四季少了夏秋冬;
让宇宙关不了天窗,叫太阳不西沉。 
让欢喜代替了哀愁啊,微笑不会再害羞; 
让时光懂得去倒流,叫青春不开溜;

让贫穷开始去逃亡啊,快乐健康留四方;
让世界找不到黑暗,幸福像花开放。 
让我们敲希望的钟啊,多少祈祷在心中;
让大家看不到失败,叫成功永远在。


 兰琴古厝——中庭


抓住了四月的小尾巴,心血来潮去了趟厦门。

好久没有在春天旅行了,之前行走的足迹也未曾到达闽南一带,对这片拥有可爱口音又充满海水咸涩气息的湿热地区一直存在向往。

海滨城市有种独特的魅力,仿佛这里的天总是蓝的,随处可见绵软的沙滩和热情的甜味水果。当然,除了这些,这次旅行给我的最大惊喜就是这座已经有两百年历史的古宅——兰琴古厝。


兰琴古厝——茶室


兰琴古厝藏在厦门最热闹中山路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这样一座庞大的百年古宅是怎样隐藏在这闹市区里。穿过繁华的中山路,遇见一条名为“大字酒”的巷子,传说这里见证了当年郑成功屯兵挑酒旗的时刻,而这条巷子也因而得名。循着这小巷进去,便邂逅兰琴古厝了。好一座二进三开的气派宅院。

 

“厝”在闽南语中是房子的意思。而兰琴古厝系厦门现今保存最完整的一座典型闽南风格的古建筑,这里最开始的主人是国名党高干翁俊明先生,一位救死扶伤的医生,又是一位中国同盟会的爱国志士。而这座宅院也见证了翁俊明先生和他的战友们一次又一次爱国行动的筹备。又在这两百年间辗转为厦门的商贾蔡先生所收藏,这座古厝虽几经修葺,但在墙上仍然记载了,第一任主人的爱国大义。


 翁俊明先生


红砖砌墙,燕尾翘脊,雕花壁饰,这里的一草一木,一桌一椅甚至连窗柩枋檩里都是历史的印记,这是一座可以居住的活的博物馆。

 我们自己带了小壶和茶叶,坐在这里的小茶室里吃茶,茶叶的香气袅袅绕开,午后的院儿里充满了慵懒的瞌睡气息,蔡百万和他的小伙伴已经熟睡,鸟笼里的鹩哥有一句没一句地言语,院里的绿色植物正在暗自生长。难以想象出门便是高大肃立的现代建筑,人声鼎沸的中山路段,轮渡,鼓浪屿,厦大,南普陀寺,都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兰琴古厝在这些景点的掩映下更像一块隐藏在闹市中的璞玉,闽南的历史被印在可以触摸的砖石之上,时间和空间的交织却给人带来一种独特的归属感。真是舒服得不想挪动一步阿。


兰琴古厝——雕花壁饰


兰琴古厝——蔡百万和他的朋友


兰琴古厝——院中一景


我还记得住在古厝的那晚夜色很美,洗漱完已是深夜,整个宅子里的人都睡下了,连小狗和鸟儿们都熟睡了。

我独自坐在中堂前的老竹椅上听藤原道山的尺八曲,百无聊赖地翻阅兰琴古厝的简介,任凭月色流泻在我的皮肤之上。  

打开音乐播放器时的第一首曲子便是这首古老的日本民谣《竹田の子守唄》(竹田摇篮曲),翻完宣传册最后惊讶地发现这首曲子最初的中文演唱版《祈祷》,竟然是这座宅子最初的主人翁俊明先生之子翁炳荣五十岁时填词为爱女--著名的旅日歌手翁倩玉准备的礼物。

突然觉得玄之又玄,但又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要相遇事。

脑海中猛然出现王小波笔下的这段话,

“王二生起炭火,用狗油炒狗肝,把狗肉干在火上烤软。他烫热了酒,把菜和肉放在短几上,端到席上去。昆仑奴坐在他对面,披着狗皮。他们开始吃喝、谈笑,度过这漫漫长夜。当户外梨花飞舞,雪光如昼时,人不想沉沉睡去。这种感觉,古今无不同。”

虽然当时手边无酒,没有昆仑奴,没有飞舞的梨花和如昼雪光,但是这种感觉,古今无不同。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