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一朵木槿一枝梅——记张芳瑜、梅一枝合唱指挥硕士毕业音乐会

八秒合唱团2020-05-19 16:04:48

三月春雨,好似母校的哺育,

总是细细无声,却红桃绿柳。

雨后春园中,两骨花蕾含苞待放

——一朵木槿、一枝梅。



1.导语

浙江音乐学院两位2015级合唱指挥硕士研究生张芳瑜、梅一枝的毕业音乐会分别于3月26、30日在该院标准音乐厅如期举办,并获得圆满成功!浙江省文化厅长褚子育、浙江音协主席翁持更、浙江音乐学院党委副书记张建国、贾秀英等领导和千余名来自省内外的合唱专家和爱好者观看了演出。

两位硕士研究生同时师从于国家一级指挥阎宝林教授。从“八秒”合唱团的一名团员到团长、再成为助理指挥的梅一枝对阎教授的教学体系可谓知根知底,而本科毕业于天津音乐学院的张芳瑜也是慕名而来的“八粉”考生而如愿以偿地追随导师获得了真传。当阎教授牵着弟子的手走上舞台时,意味着两位学子人生的首场个人指挥音乐会启幕。三年来在导师的精心引领和教导下,成长、积累、提高,实打实地用自己的音乐证明了三年来的不懈努力。

虽然两场音乐会的曲目截然不同,但整体布局相同。阎教授认为:此类教学考核性质的音乐会非同其他。首先,曲目结构具有不同时期、不同风格等考核的明确指向性,其次根据学生的特点和优势择曲。



(张芳瑜、梅一枝音乐会节目单)



张芳瑜、梅一枝的音乐会的曲目分为上下两场:

2.上半

选曲遵循欧洲音乐历史时期的发展顺序,以欧洲五个不同时期的合唱作品为主,从公元四、五世纪的奥尔加农(Organum)开始,通过文艺复兴时期、巴洛克时期、古典主义时期与浪漫主义时期以及现代作品的指挥演绎,将指挥学习的不同时期得到了学科性的很好展示。

合唱是舶来艺术,从事合唱指挥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了解合唱的起源与发展历史。一位优秀的指挥应知晓不同时期的指挥要求和音色体现,并准确地通过指挥手势力图还原音乐的时代特点,此外建立完整的知识体系。


张芳瑜用一首四度平行的《奥尔加农》作为序章打开画卷,用帕勒斯特里那的经典之作《Sicut Cervus(如鹿切慕溪水)》翻开了文艺复兴的篇章。巴赫在张芳瑜心中永远是巴洛克时期最不可磨灭的作曲家,她用巴赫《b小调弥撒》(BWV232)中第四首,《荣耀经》中的《荣耀归于上帝(Gloria in excelsis Deo)》来呈现巴洛克的恒动、庄严与宏伟。海顿是古典主义时期的先驱者。作为古典乐派三杰之一,用他小圣乐组曲中的《Non Nobis Domine(上帝赐予荣光)》作为古典主义的代表,再适合不过了。翻开浪漫的篇章,张芳瑜选择了拉赫玛尼诺夫创作的合唱作品六首(Op.15)之一的《永恒荣耀(Славься》。音乐中强烈的力度与速度变化体现了浪漫主义时期富有激情与民族风格鲜明的音乐特征。

(张芳瑜指挥“八秒”合唱团)

(张芳瑜指挥音教系女声合唱团)

相较于奥尔加农,梅一枝更钟情于12、13世纪盛行于英国的一种二声部音乐形式——《Gemellus(吉美尔)》,以此为序。梅一枝用勃艮第乐派代表人物班叔瓦的《De Plus En Se Renouvelle(多么可爱哟,我的姑娘!)》开启文艺复兴时期的大门。紧接着的是巴洛克时期意大利作曲家威尔第的《Ecco Mormorar L’onde(海水在轻轻叹息)》,呈现了巴洛克复调音乐的严谨。对于梅一枝来说,没有谁能比音乐神童莫扎特更能表现古典主义的华丽,她选择了莫扎特的遗作《Requiem——In D Minor(d小调安魂曲)》作为古典主义的代表之作,在难度和风格把握上对于指挥和演唱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最后,梅一枝用浪漫经典Funiculì, Funiculà(缆车)》与《Ave Maria(圣母颂)》——浪漫主义时期作曲家古诺的圣母玛利亚的赞歌结束了上半场的表演。

两人都在尊重音乐发展的不同历史时期风格的基础上,用各自掌握的知识对合唱的起源与发展做出了诠释,根据自身的理解,解读出不一样的意义。

(梅一枝指挥“八秒”合唱团)

(梅一枝指挥无锡广电合唱团)



3.下半场

下半场的曲目则清一色由中国各民族合唱组成。两位学子深晓,合唱是舶来品,在中国的合唱百年中,洋为中用的民族合唱是中国合唱崛起的关键。在两人学习过程中,不仅参与合唱与指挥教学,作为助理指挥对于八秒演唱的每首民族合唱都有深刻的记忆。于是,在近百首的八秒民族合唱曲库中,精选出下半场的曲目,得到导师真传的两位弟子献上了风格迥异的13首八秒经典。


陈怡的《玄》用现代的音乐语汇、手法和表现解读古老深奥的道教玄学。《关雎》选自黎英海女声合唱组曲《诗经三首》,描写男女情爱,大量离调与“点描”使原作拥有了独特的音乐神韵。《绿衣》是选自《诗经》中我国最早的悼亡诗。曲作者冯公让在尾声做了由fpp5层力度的递减,一声声“绿衣”的呼唤表达丈夫对亡妻的深切哀思。古诗词合唱考验的不止是指挥的专业功底,更是对两位学子在传统文化涵养上的提升。

下半场曲目中还不乏精致小巧但极显基本功的作品,如《一根丝线牵过河》、《渔阳鼙鼓动地来》、《赶牛山》、《落水天》。以日本作曲家松下耕由客家歌谣改编而来的《落水天》为例,《落水天》描写客家孩子遇到下雨天,无伞遮雨,光头淋雨,打湿衣衫十分可怜的情景。其曲式规模不大,但对指挥力度阶层的精准把控有着极高的要求。

江南风格的《杨柳青》与山西风格《大红公鸡毛腿腿》属于衔接曲目的诙谐性小品。台下热情的掌声便是对张芳瑜、梅一枝的这两首曲目最大肯定。


(张芳瑜指挥《杨柳青》)



4.压轴曲目

一场音乐会不能少了压轴的大曲目,就像一顿家宴不能没有主菜一样。


由张芳瑜指挥的《西藏牧歌·卓鲁》是2013年作曲家曹光平根据西藏牧歌的素材创作的这首无伴奏合唱,为了适宜“八秒”的演唱经过十多次的量身定制修改而成,悠扬的旋律运用现代的对位技法,使该作具有强烈的震撼又略带伤感的藏区风格。该曲作为第三届全国合唱指挥大赛总决赛最后一轮的规定曲目,足以见其指挥的难度。由梅一枝指挥的《阿细跳月》则代表着我国当今阿卡贝拉合唱的水准,作曲家刘晓耕根据彝族音乐编创,曾对梅一枝的指挥赞赏有加,该作音域宽广、张弛有度、音色丰富,五拍子的律动穿插于复杂节奏中,并载歌载舞,无疑是对指挥排演是的巨大挑战,该曲曾伴随“八秒”合唱团唱响巴塞罗那第十一届世界合唱研讨会。作为两场音乐会核心曲目的《西藏牧歌·卓鲁》、《阿细跳月》以其复杂的指挥难度彰显了两位新生代指挥学子的实力,为音乐会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梅一枝指挥《阿细跳月》)



5.返场曲目

张芳瑜与梅一枝在各自音乐会的最后都献上了一首返场曲目,以此寄情于歌,表达心中无法言表的情感。张芳瑜就像一朵木槿,看似朴实、娇弱,却有一颗坚韧的心。她将自己对勇敢、坚强的渴望寄托于一首彝语民谣《Ap jie lop》(不要怕),这首歌送给她自己,也送给陪伴她共同成长的“八秒”与浙音学子。而梅一枝的个性犹如其名——一枝梅,不畏苦寒,坚韧而美丽。一首《友谊地久天长》送给了与她共同成长的“八秒”们以及参演的无锡广电合唱团的朋友们。


(张芳瑜指挥《Ap jie lop》)



6.导师寄语

“文凭并不代表文化的高低,在社会大学中我们都是学生,学习永远是进行式!老师希望你毕业后,始终别忘了老师布置的人生作业,还有没读完的那50本专著和164篇论文”这是阎教授在音乐会后对爱徒的寄语。

相信每个观众都会记得一个细节,按照教学程序,音乐会开演前导师介绍学生后,阎教授牵着因紧张而落泪的张芳瑜上台说:记住,今晚所有的错误一定是老师没有教好,而所有的成功都是因为你的努力!老师看好你,你行!加油!当他们师徒两手相击时,芳瑜笑了!然后信心满满地走向台中央。




而对于另一场的主角梅一枝,阎教授牵手登台时没有说任何鼓励的话:“不要想着超水平发挥,记住上课的细节,你只需要安静二字就足矣!”演出结束后,阎教授上台与学生热情拥抱说明了他的认可,一切尽在不言中。采访中阎宝林说:“每个学生个性有别,教无定法,只要把控得当,孩子都会成为超越自我的成功者!两场音乐会准备了很久,可以说文化内涵与技术难度兼备考核。呈现的不仅仅是她们学习的专业历程,更是以实实在在的声效演绎着合唱历史和指挥手势的变迁;而下半场民族合唱的展示,既是学生在全国指挥大赛中收获的汇报,也是在我们教学理念上突破更新的呈献。”两场音乐会受到了评审专家的一致好评。

 



三月春雨润过含苞待放的骨朵,绽开一朵木槿、一枝梅,盛开在她们艺术的春天。在此“八秒”祝愿两位指挥能够不忘初心,不断努力,开辟属于自己的天地。





文字/ 陈兑勉 南希

摄影/ 赵轶辰

选材与排版/ 黄飞炯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八秒合唱团”,了解更多“八秒”资讯。



        请关注新浪微博“八秒合唱团-8s”,实时关注“八秒”最新动态。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