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原住民缘何给杀害族人者建神社

台湾有的没的那些事2020-06-07 16:34:25


过年的热闹让人忽略的一条新闻,今天发酵:台原住民部落在牡丹社事件事发地建日本神社,日前遭到国民党蔡正元批评。

今天高士部落声明,神社是为了八八风灾后发展观光产业,前年由日本人跨海集资打造,象征和日本友人对纠葛历史的释怀,建立友好。神社不是民进党重建,是两年前的马政府时期完成。部落要求批评此事的蔡正元道歉。

所谓牡丹社事件,是1874年(清同治十三年),琉球国船难者误闯台湾原住民领地,因“语言隔阂的误会”而遭到出草。(出草,是台湾原住民猎人头习俗的别称)

没想到日本却以此为借口,出兵进抵屏东县牡丹乡石门村,遭到原住民强烈抵抗,双方打得厉害,牡丹社酋长阿禄古父子身亡。


查阅维基百科,琉球国自明朝起为中国的藩属国,其国王接受中国册封,获准朝贡贸易的次数为藩属国中之最。

要说自家人打打杀杀,应该国法处置,关日本人啥事!所以,牡丹社事件原本是一起台湾人抗击外敌的悲壮事件,没想到一百多年后,原住民却要为杀害族人的侵略者树立神社。就算是为了旅游,这也太节操一地了吧?

而这并非个案,近年来台湾各地,悄然兴起重建“日据时代”建筑的热潮,还刹不住车了。

我首次驻台是2012年,当时西门町南侧有一片荒地,后来眼看着围起来成了工地,中间筑起高台,不知道要怎样。去年一看,此地已经成为旧址上重建的西本愿寺。日式建筑加上高台上的日本许愿钟,活脱脱的京都感觉,曾经消失的殖民时期的西本愿寺,在台北最热闹的市中心,“活化”了!

西本願寺就在熱鬧的西門町


台北还有紀州庵、市长官邸译文沙龙等等,都是近年来的日式“活化”建筑,被包装成景点,里面可以喝喝咖啡,小清新的很。

全台湾的更多了:台东的鹿野神社、宝町艺文中心,新北市乌来高砂义勇军纪念碑等等,也都是近年来在旧址重建的。这么多日本建築扎着堆一拨又一拨扑面而来,这到底是要怎样?

日本殖民台湾整整50年,期间大大小小多少次台湾民众顽强抵抗,甚至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書本電影看过读过都会荡气回肠。比如赛德克族,为了反抗被日本殖民的命运,族人近半被灭仍不投降!电影《赛德克巴莱》讲述的就是这段悲壮的历史。

俺在賽德克族


还有当年日军犯台,自南台湾枋寮登陆入侵佳冬,好友萧开平的祖上萧光明,率众据守萧屋之步月楼战役,战役中次子萧升祥阵亡,三子月祥重伤,可谓一门忠烈。去年我造访萧家古厝,仍可以看到许多昔日抗日的铳孔。而萧开平的新婚父母,丢下家中荣华富贵,二战中回到祖国大陆在广东参加抗日战争,风餐露宿历经生死,而今的我們很难理解那份情怀。

这些并不久远的悲惨历史,应该被后人记住,为什么台湾社会逐渐遗忘,反而借着“活化”让大批日本殖民时期的建筑复活,真的是为了观光产业吗?

根据我数次驻台的观察,观光产业的背后,实在有诸多的政治因素——

有一首罗大佑的歌《亚细亚的孤儿》广为传唱,其实这出自一本台湾同名的书,书中描绘了当年某些台湾人對身份认同的无助,他们认为自己既不是日本人,比如“日据时代”台湾精英不能学习政治、法律就是左证;同时又被大陆人歧视。书中的台湾充满历史悲情,被“我到底是谁”一直困扰着。

的确,当年战败,台湾被清政府割让给日本;二战结束,台湾被国民党接收重新回到中国怀抱。50年的殖民教育,日本战败投降,据说很多台湾人因为战败而痛哭,可是猛然发现光廣播报纸上说自己属于战胜国的中国,才想起来祖父的来处,擦干眼泪放鞭炮庆祝。这种悲喜剧转换,客观上讲接受起来难度不小,说台湾命运多舛不为过。

国民党溃败来到台湾初期,先是搞了白色恐怖,台湾人民表示这是“狼走猪到”,就连很多抗日志士也受到国民党的打压。到广东抗日的萧开平父母因为是地下共产党被国民党抓捕入狱,台湾著名抗日家族雾峰林家、在马关条约签订后屡次刺血上书反对割台的邱逢甲家族,后人都亲口告诉我,他们家族在国民党来台后被镇压,几乎家破人亡。

主张台独的民进党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孕育而出的,原本是妥妥的中国人的部份台湾人,慢慢将国民党政府视作外来政权甚至等同于殖民者,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趁机挑拨民间不满,进而灌输否认台湾是中国人的历史事实。

说到底,这与国民党的无能不无关系!

国民党有一任主席叫李登辉,是蒋经国钦定的本省籍接班人。蒋经国万万没想到,自己精心遴选而出的,最终成为国民党的掘墓人。蒋经国过世后,掌握党国大权的李登辉大力扶持主张台独的民进党,修改教科书去中国化,美化日本殖民历史。可以说台湾目前的政治乱象、族群撕裂,均是李登辉一步步精心谋划的连续剧,他目的就是最终实现台湾独立。这应该是是蒋经国一生最大的败笔吧。

李登辉就自认为是日本人,他最狠的一招,是美化日本侵华历史,弱化、否定台湾属于中国。他之后的陈水扁时代,台湾的中小学教育更是强化否认台灣是中国的历史。

李登輝自稱日本人叫岩里政男


在这种氛围中,整整一代人与祖国的脐带活活被剪断。几年前太阳花学运中的大、中学生,正是在这种教科书成长起来的一代人。

9年前,历史将台湾交给了马英九,这个台湾国民党光芒四射的政治明星,却没能完成他应该承担的历史责任,唯唯诺诺走到了现在,失去了政权也失去了民心。他的错其中就包括没有完成被歪曲的教科书历史的修改,任由时光飞逝又耽误了一代人!不认同中国人身份的年轻人,怎么可能支持国民党,百年老党目前的风雨飘摇,完全是国民党在吞下自己种的恶果。

除了教科书没有回归正本,西门町的西本愿寺、南门的紀州庵,甚至包括牡丹社事件事发地建的日本神社等等,无不是马政府时期重建起来的,这些他们难辞其咎! 

台北紀州庵也是重建的”日據時代“建築


无论如何,给杀害先人的殖民者树立神社,都是难以置信的,但是在台湾却正在发生,且蔚然成风。为此,嘉义大学历史系教授吴昆财前不久撰文一针见血:“走在嘉义市中心,处处可见留有的日本神社日式建筑旧的不够,还要创造新的来充数一番;反观同样曾遭受日本殖民的韩国人,却视所有日据时期在朝鲜的所有建设为大韩民族的耻辱,欲除之而后快……凡此种种,皆造成岛内人民不自觉地陷入崇拜日本殖民的时光,最后形成俗不可耐的媚日情结。”

媚日,本质是为了去中国化。然而,不是所有台湾人都接受这种做法。

今天,台湾抗日亲属协进会发表声明:日本建立神社,毁坏牡丹社历史抗日古迹,并扭曲了历史事实!1874年冲绳(既當年琉球,作者注)尚属清朝版图,冲绳人在台湾被杀应是我们内政,牡丹社事件可歌可泣!牡丹社事件应该是日本攻打中国第一仗,台湾抗日史至1945,应该为60年。

悲哉,60年!哀哉,这媚日的行为!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