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入流】住在五星级酒店是怎样的体验?

腾讯时尚2020-05-22 09:42:14



你如果有时间,可以望望窗外百年的红砖卡内基大厅。而一旦跃入碧绿的水中,耳畔也会回响经典的篇章。


对虽然总部在芝加哥,但却在纽交所上市的君悦集团来说,纽约也算是半个故乡吧,去年Park Hyatt(柏悦,国内现有5家:北京、上海、宁波、长白山、三亚)在纽约登场,也算是家中长公主荣归故里。可能纽约是个过熟的苹果,你可能很难相信,这是继2003年文华东方开幕以来,纽约十余年第一次迎来一家五星级酒店,这恐怕在国内哪怕是三线城市也是不可思议的。


Park Hyatt身处名为One57的全新90层住宅楼的第25层内,其顶楼一单位曾因9千万美元的价格而打破记录。无论在纽约还是全球,可能很少有比57街更雄心勃勃,遍地流金的道路了(因此人们开始昵称它“Billionaires’ Row”亿万富豪街)。走在期间,如果不注意周围的建筑工地(毕竟纽约各处随时都在改建),你可能很难发现这条街正在改变整个纽约的天际线和历史。这条东西横贯曼岛,仅长2英里的街上已有诸如赫斯特大厦、卡耐基音乐厅这样的新旧著名建筑,而几年后这里将建起6个超高的住宅楼,这些楼高到有人要抗议其可能投射到中央公园的细长阴影。其中400余米高的432 Park会成为整个西半球最高的住宅楼,而这个记录很快也可能被同条街上的对手超越,它要以540余米的高度称霸全球第一高住宅。


纽约柏悦酒店正门


纽约永远是新旧建筑撞击回响的剧场,而仅仅是在我走出Park Hyatt的一个街角你就能看到无数历史和故事。One57如瀑布流水一样的蓝色玻璃幕墙仿佛掩盖了街对面一座矮旧的砖红色建筑,然而它却是音乐爱好者心目中的圣地之一:卡内基大厅。


在那个雾气蒸腾,新旧世界此消彼长的年代,卡内基出资建造了这个纽约现已仅存不多的,完全没有金属构架的全砖石建筑。1893年,从捷克来到美国的德沃夏克谱写了恢宏的《自新大陆交响曲》(New World Symphony)并在此进行世界首演,1904年,斯特劳斯在这里第一次向世人献上《家庭交响曲》,而拉赫玛尼诺夫、鲁宾斯坦等人的美国首演也都是在这里。


其在音乐人心中的地位也从一个著名的笑话中可见:据说有位路人问:“我怎么才能去卡内基大厅?”答:“练习,练习,再练习。”(此回答究竟源于哪位著名音乐家众说纷纭。)


卡内基音乐大厅


像很多历史建筑一样,街角的卡内基大厅也一直命运飘摇:卡内基去世后,他的遗孀将其转卖,而后因为纽约爱乐乐团决意迁往林肯中心,大厅面临着为摩天大厦让路将被拆除的命运。后来,在小提琴家伊萨克·斯特恩领导的团体的压力下,政府通过特别法案,允许纽约市买下并监督管理。已故小提琴家艾萨克·斯特恩的一句话则可以最好概括此地的魅力:“传说这音乐厅本身就是一个乐器,它能放大升华你的所作所为。”


第一次住Park Hyatt是大概八、九年前在芝加哥,现在还记忆犹新的是门童黑人小哥的极度热情:欢迎来Park Hyatt,您贵姓?我说:姓孙。意外的是,到前台,对方就叫出:欢迎,孙先生。后来方知,在我步入前台的刹那,门童小哥已将我姓氏如暗号般报给前台。纽约的门童也是此番热情,让我倍感亲切。房间无论对纽约还是全球各地来说都算十分宽敞。因为酒店地处低层,所以即使住18层,我也只能看到一角中央公园,不过这样在纽约也算稀罕了。房间的一个瓷碗中简简单单放了3个喜人的小橘子,还很亲切的告诉你这是主厨特选,皮薄肉多。



Park Hyatt的最顶层25层全部阔绰地献给了Spa、泳池和健身房。因为Park Hyatt全球都没有统一品牌的Spa,纽约店自然也自己命名,取为Nalai是因为曼哈顿最初的原住民勒纳佩族印第安人的语言中这有“安详”之意。而长达20米的泳池虽然放至别处不算什么,但到纽约几乎已是独霸全球酒店。你如果有时间,可以在池畔小坐,望望窗外百年已过的红砖卡内基大厅。而一旦跃入碧绿的水中,耳畔也会回响经典的著名篇章。

(原标题:《亿万富豪街上,望到“卡内基”》)


注释:

*头图来自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时尚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本期主笔:孙赛赛

《GQ》杂志生活方式总监。深入行走50余国,热爱酒店和其背后的人、故事、与生活方式。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