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族音乐联盟

清明专题 广州原住民——姚氏家族:一年仅仅有三个小时的祭拜时间,错过这个时间就要再等一年!

广州旧闻2020-05-21 13:23:12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

导读



从古至今,广州的清明扫墓一般是从4月初延续到5月初的一个月时间,不过对于来自杨箕村和寺右村的姚氏家族来说,他们一年的扫墓时间只有三个小时。


从元代就开始来广州定居的姚氏人,绝对算得上是广州的原住民。由于曾有人做过明朝的国子监,算是望族,所以姚氏人不但逐步成为杨箕村和寺右村的主要姓氏,而且买下了白云山的一支脉作为姚氏人的祖坟。


建国后,这个支脉成为部队的一部分。早年清明节的时候,由于姚氏人分散祭拜,也给部队带来一定不便。于是经过协商,每年4月4日的下午两点至五点,是姚氏家族扫墓专属时间。


通知

        

现定于4月4日清明节下午2点,扬箕、寺右姚氏族人在白云山举行清明祭祖活动。各族人于当天下午1点自行到军区门口集中,2点准时进入燕山祭祖,祭祖完毕回姚氏大宗祠食饭。费用由族人合力捐助支出,请各位叔伯兄弟姐妹踊跃参加。

杨箕村和寺右村的姚氏是一家,其始祖是姚存耕,江西临江府新淦县路口司下泉村人,元世祖年间进士,到广东任道宣慰廉访副使,任满后回原籍,但是其第四子姚礼廷留了下来。正式在现在的杨箕村扎根下来。姚礼廷的长房四世姚万松后来在明朝中叶在寺右村扎根,于是寺右村也有了姚氏人。

所以,作为姚氏家族的年度大事,早在3月上旬,清明祭拜的这个工作就开始准备了。成立了各个小组筹备此项工作。







第一阶段:集合








4月3日前,来自加拿大、美国和港澳地区的姚氏都来到广州。4月4日中午杨箕村和寺右村的两个村的姚氏人以及散落在广州各地和广东各地的姚氏人开始从四面八方向指定地点集合。今年的人数是362人!



白云山的故事太多,其中就有一章或者是一节讲述的姚氏祖先的故事;白云山太大,其中有一块就容纳着姚氏祖先的灵魂。这里有姚氏家族明三世到八世的等20多个祖先的墓地。从广州大道北的这个地方进入,是目前姚家人唯一可以找到祖先的通道。



4月4日中午一点多,在某个军事禁区的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姚氏人。平时路人不多的这个地方,突然一下子冒出360多个人聚集在部队大门口,也引起了很多路人的好奇目光。



各种各样的祭奠用品都有专门人负责。



用红布包裹着的这个“大家伙”是祭奠用品的重要组成部分。不用我们说,你也能猜出,这是什么东东!



到场的也不乏很多年轻的面孔。



他应该是属于这次到场的最小的姚氏人,是一家六口从香港专程回广州祭拜的一位,他睡着了。目前他可能不知道这是在干什么,相信再过几年的他和他的伙伴们将承担起传承的任务。







第二阶段:祭拜








时间整整两点。在相关人员的护送下,360多位姚家人排成5行穿过军事禁区后,到达山脚下。然后很自然地分开,第一路开始向没有路的山林里边深入。



全是草木灌丛,由于一年仅仅来三个小时,所有这里走每一步都很艰难。



往往只能看到人的头部在晃动。



只是凭感觉找到了墓地的位置,然后开始清除杂草。



把墓的顶部的杂物去掉,以便让雨水从一边流下来,不至于冲刷墓碑。



第二路又分开上山。即使是再老的老人,面对祖先,他们都是晚辈的晚辈的晚辈。



仅仅一年,很粗的灌木又长了上来,这个砍锹很是管用。



所有的人都很自觉得做着自己能做的事情。



第三路、第四路、第五路人马逐步分开上山。



这位小小的姚氏人也上山来了。



灌木丛中,老少们继续分散开来。



这些只有农家才有的工具都是每家每户自动带来的。



很多年轻的身影。



即使这样的手套,现在一般广州市人家也很难有吧!



很多时候也是以家为单位,几家人负责一个墓的清理。



看见了墓碑。


十八般武艺齐齐上阵(左右滑动图片)。



拜山拜山,这可能才是真正的拜山吧!



各式祭品。



这是一个大墓,是前几年征地的时候,把几十个先人重新合葬在一起的。



其实这里有很多墓是难以被发现。



这里又发现了一个墓。



清洗一下墓碑。



不同时代的墓碑,结构也不同。



用滑石粉是最简单的方法。



这个就是葬在这的最早的姚氏人——明三世。可以看出,有三个夫人。



这个是十三世为七世修建的。


一世祖在执信中学

二世祖在战士歌舞团

        

作为杨箕村和寺右村的始祖——姚存耕的第四子姚礼廷是大太公。姚礼廷去世后,后人把其迁葬到大雁岗,也就是现在的执信中学后面的位置。60年代执信中学挖放空洞,这个墓也就消失了。


二太公,也就是姚礼廷的长子姚联庵,其被后人迁葬到草尾朝珠,也就是现在的农林下路的广州战士歌舞团后面,东风路阔路的时候,该墓消失。



开始祭拜。



不同的墓都有人在祭拜。


为防止火灾发生,灭火器就在一边放着。



其实很多姚氏人对自己祖先的历史并不了解。他们在交流着。







第三阶段:吃烧肉








这厢刚刚祭拜完毕,那厢就开始了另外一个程序。人头攒动,确实全是人头。



从人头上方看下去,原来是在做这个事情。


刀落手起。



手手传递。



看着就流口水。



从另外一个角度拍过去,这个才是真实面目。



很快的,一个烧猪被分去了好多。



香不香?嗯……嗯嗯…香香!



怎么看我吃的香,你也要吃吗?



开心地吃!



没有牙,也要吃!



嘴里在吃,眼睛在瞅啥呢?



我左手一块,右手一块!



一手拿着铁铲,一手拿着烧肉!



来,给我来一张!



人群中,静静地吃!



人群外,陶醉地吃!



有品位地吃!



乐呵呵地吃!


看看的三连吃(上下滑动)!

咬不动,我也要把它吃了!



“我再来一块!”



对,对,就这块!



心满意足了!



看看我的吃法(左右滑动)!


怎么?你还要啊?



好吧,好吧,给你切!



就这块吧!



瞧瞧“美女吃”!



不行,我要来个“正照”!



“你拍我干嘛?”



“你们不给我吃,我生气了!”



千里寻他千百度,他在人群后!



喂,我可要吃掉你啦!



小姑娘,肉还远着呢,就张开嘴了!


四大美女并排排!



最后,来两张全景照!







第四阶段:发红包








发红包了!



我先来一个!



人人有份!



有的吃,有的拿!



《广州旧闻》也有一份!



有得发,也有得收。这叫“香油钱”,陆续有人交到财务小组这里。



每一笔都有详细记载。



白云山祭祖捐助名单如下:

姚述辉100元

姚垂明100元

姚述多,姚炳威,姚景俊=500元

全宏英100元

姚兆文200元

姚志邦3O0元

姚敬朗100元

姚敬松100元

姚金泉100元

姚镇星,姚健湛,姚健明=900元

姚祖权500元

姚继明4OO元

姚述强(大)200元

姚昭培100元

…………








第五阶段:返程








时间已经4点多了,返程的时间到了。带着剩下的烧肉,返程!



姚氏族人,扶老携幼!



走出军事禁区!



姚氏的父老们说,明朝的时候,祖先们是请五仙桥的人们看着祖坟,并且无偿地分给看护人一些田亩。



5点多,完成了使命的烧肉重新回到了杨箕村。







第六阶段:晚宴








清明扫墓的最后一个环节:在姚氏大宗祠里的晚宴。



清明节晚上定餐由:姚礼津,姚志邦,姚健湛,姚祖权,姚述强()负责,晚餐席设姚氏大宗祠。


菜谱:

荞菜炒烧肉;瑶柱冬瓜羮;白切鸡;

清蒸珍珠斑;白灼罗氏虾鲍汁扣猪手

发财好市;粉葛扣肉;三果炒肉丁;

京都骨;田园油菜;美点双辉;生果。

每桌650元,不含酒水。


家庭定餐有:

姚兆文21300元;姚健湛1席;

姚述强()1席;姚渭扬31950元;

姚海胜中午21300元;姚景星21300元;

姚述洪,姚述磊,姚述强()1650元;

姚昌发中午3195O元;姚昌发晚31950元;

姚礼津1650元;姚继煌31950元;

姚君杰1650元;姚瑞意1650元;

姚树坚63900元;姚潮彬213OO元;

姚述眀1650元;姚述波42600元;

姚垂彬1650元;姚述雄1650元;

姚志光1650元;姚祖权1650元;




公告

白云山《燕山》祭祖收、支公布


香烛祭品800元;

鲜花:400元;

水果:138元;

利是:350元;

饮料:1200元;

酒:1000元;

酒席:37700元;

合共:41638元;

收入香油款:17850元;

定围餐款:24050元;

合共:41900元;

结余:262元;

总结余:1371元;


另注:寺右民俗文化会捐助金猪一头2247元。

最后该活动组委会委托《广州旧闻》发布本次活动的财务收支情况。



广州人哪里来?

当然一句话说不清楚。

西关文化就是广州文化吗?

不是全部!

从元代就来广州定居的姚氏人

肯定是属于广州的原住民。

现在广州常住人口是1350多万,

但是有多少人了解广州原住民的文化和生活呢?

《广州旧闻》一直想寻找这么一个案例来剖析一下,

于是乎,我们有了这个机会。

当然这一个案例不可能代表全部,

但是至少让我们这些对广州仅仅

限于“漂浮”式的了解会更深一层:

这就是广州!

这就是广州人!








往期推介:


清明专题 ▍ 那时要派出3个连队、3个保安队、4支游击队保护清明扫墓!

清明专题  ▍“东莞庄”为何叫“庄”?原来这里是“死人旅社”!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

欲需转载   授权即可


Copyright © 台湾民族音乐联盟@2017